T 149 佛說阿難同學經 (出增一阿含經)

No. 149
佛說阿難同學經 (出增一阿含經)

聞如是:

一時,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 園。爾時,舍衛城有比丘名掘多,是尊者阿難 少小同學,甚愛敬念親昵,未曾恚怒,然不樂 修梵行,欲得捨戒還為白衣。是時阿難,至世 尊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立。時阿難白世 尊言:「於此舍衛城,有比丘名曰掘多,是我少 小同學,不堪任修梵行,欲捨戒還為白衣。願 世尊,與掘多比丘說法,使於此現法中清淨 修梵行。」

時世尊告阿難:「阿難!汝自往詣彼掘 多比丘所。」對曰:「如是。世尊!」阿難從佛受教,便 至掘多比丘所:「世尊呼。」對曰:「如是。」時,掘多比 丘從阿難教,至世尊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 面坐。

時,世尊告掘多比丘言:「云何比丘,汝審 不樂修梵行,欲捨禁戒還為白衣耶?」

比丘報 言:「審然世尊!所以然者?身熾盛意亦熾盛,不 堪任清淨修梵行。」

世尊告曰:「比丘!女人有五 穢行。云何為五?比丘!女人臭穢,言語麁獷, 無反復心,猶如蚖虵,常懷毒垢,此女人,增 益魔眾,難得解脫,亦如鈎鎖。女人不可親近, 猶如雜毒不可食。女人不可消,亦如金剛壞 敗人身。比丘!亦如火炎,猶彼阿鼻泥黎。比 丘!女人不可觀察,猶彼臭糞。比丘!女人不 可聽聞,猶如死嚮。比丘!女人如牢獄,猶如 鞞摩質多牢獄 (阿須繫輪) 。比丘!女人是怨家,亦如 蚖虵,比丘!當遠離,猶惡知識。比丘!女人為 恐怖,猶賊村落。比丘!人身難得,猶優曇鉢 花。比丘!人身甚難得,猶彼板一孔推著水中, 數萬歲乃值其孔。比丘!時亦難遇,除其八時。 汝比丘!已得人身,皆是本行所造。比丘!佛世 尊出世甚難遇,猶如石女無子。比丘!如來出 世甚難遇,亦如優曇鉢花。比丘!已得人身,已 得受具足戒,亦得入眾,猶彼蒙尊國王,亦為 人說法,休息止觀至涅槃界,至彼處,如來善 說此法。汝比丘!淨修梵行,當盡苦原。」

時,彼 比丘從佛受是教誡,即從坐上,無有塵垢, 得法眼淨。時,彼比丘即從坐起,頭面禮世 尊足,便退而去。爾時,彼比丘聞世尊說是教 誡,在一閑靜處,而自娛樂已。在閑靜處,而自 娛樂,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於如 來所,修無上梵行,盡生死原,梵行已立,所 作已辦,更不復受母胎。是時彼比丘,即成阿 羅漢。

時,尊者掘多至世尊所,到已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時,尊者掘多白世尊言:「世尊所教 誡,今已還覺,願世尊聽般涅槃。」時世尊默 然不對。尊者掘多比丘,再三白世尊言:「世尊 所教,今已還覺,願世尊聽般涅槃。」時,世尊 告曰:「比丘!今正是時。」彼比丘,即從坐起,頭面 禮足,繞世尊三匝,便退而去,還詣己房。到已 除去坐具,於露地布坐具,便昇虛空,現若干 變化,或化一身為若干身,或化若干身為一 身;或為石鐵,或為金剛,或為牆壁城郭,或為 高山石壁,皆過無礙,出沒於地,譬如流水而 無罣礙;結加趺坐,滿虛空中,譬如大火炎, 亦如飛鳥,猶如此日月,有大威神,有大力勢, 以手摩抆,化身至梵天,於虛空中;坐臥經行, 或現煙炎,身下出煙,身上出火,身上出煙, 身下出火,左出煙右出火,右出煙左出火,前 出煙後出炎,後出煙前出炎,舉身出煙,舉 身出炎, 身出火。時,彼比丘還斂神足,身 就獨坐,結加趺坐,直身正意,繫念在前,便 入初禪,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從二禪起, 入第三禪,從三禪起,入第四禪;從第四禪 起,入空處,從空處起,入識處,從識處起, 入不用處,從不用處起,入有想無想,從有想 無想起,入想知滅三昧;從想知滅三昧起,入 有想、無想、不用處、識處空處、四禪、三禪、二禪、 初禪;復從初禪起,入第二禪、第三禪,時尊 者掘多,從第四禪起,便捨身壽,於無餘涅槃 界,便般涅槃。

時,阿難供養尊者掘多舍利,至 世尊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立。時阿難 白世尊言:「彼掘多比丘者,從如來受教誡, 在閑靜處而自娛樂,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 著三法衣,已信堅固,出家學道,修無上梵 行,盡生死原,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受 母胎。世尊!彼尊者掘多,已般涅槃。」

世尊告 曰:「甚奇甚特!阿難!佛世尊成就無量智慧,能 使掘多比丘濟生死淵,此,阿難!如來所行已 足,況度無數百千眾生,濟生死淵,及餘當拔 濟者。是故,阿難!當發茲意於佛、於法、於眾。 如是,阿難!當作是學。」

是時,尊者阿難聞佛所 說,歡喜奉行。

佛說阿難同學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