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151 佛說阿含正行經

No. 151
佛說阿含正行經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是 時,佛告諸比丘言:「我為汝說經,上語亦善,中 語亦善,下語亦善,語深說度世之道,正心 為本。聽我言,使後世傳行之。」諸比丘叉手受 教。

佛言:「人身中有五賊,牽人入惡道。何等五 賊?一者色,二者痛痒,三者思想,四者生死, 五者識,是五者人所常念。」

佛言:「人常為目所 欺,為耳所欺,為鼻所欺,為口所欺,為身所 欺。目但能見不能聞;耳但能聞不能見;鼻但 能知香,不能聞;口但能知味,不能知香;身體 但能知寒溫,不能知味。是五者,皆屬心,心為 本。」

佛言:「諸比丘!欲求道者,當端汝心,從癡但 墮十二因緣,便有生死。何等十二?一者本為 癡,二者行,三者識,四者字,五者六入,六者 栽,七者痛,八者愛,九者受,十者有,十一者 生,十二者死。施行善者,復得為人,施行惡 者,死入地獄、餓鬼、畜生中。佛坐思念:『人癡故 有生死,何等為癡?』本從癡中來,今生為人,復 癡心不解目不開,不知死當所趣向?見佛不 問,見經不讀,見沙門不承事,不信道德,見父 母不敬,不念世間苦,不知泥犁中考治劇,是 名為癡故有生死。不止生死,如呼吸間,脆不 過於人命。人身中有三事,身死識去心去意 去,是三者,常相追逐。施行惡者,死入泥犁、餓 鬼、畜生、鬼神中;施行善者,亦有三相追逐,或 生天上,或生人中,墮是五道中者,皆坐心 不端故。」

佛告諸比丘:「皆端汝心,端汝目,端汝 耳,端汝鼻,端汝口,端汝身,端汝意,身體當 斷於土,魂神當不復入泥犁、餓鬼、畜生、鬼神 中。視人家有惡子,為吏所取,皆坐心不端故。 人身有百字,如車有百字,人多貪好怒,不思 惟身中事,死入泥犁中,悔無所復及。」

佛言:「我 身棄國 ,遮迦越王憂斷生死,欲度世間人 使得泥洹道。第一精進者,即得阿羅漢道。第 二精進者,自致阿那含道。第三精進者,得斯 陀含道。第四精進者,得須陀洹道。雖不能大 精進者,當持五戒:一不殺,二不盜,三不兩 舌,四不婬妷,五不飲酒。」

佛言:「人坐起常當 思念是四事,何等四?一者自觀身,觀他人身。 二者自觀痛痒,觀他人痛痒。三者自觀意, 觀他人意。四者自觀法,觀他人法。內復欲亂 者,心小自端視身體,飽亦極,飢亦極,住亦極, 坐亦極,行亦極,寒亦極,熱亦極,臥亦極。臥 欲來時,當自驚起坐,坐不端者,當起立,立不 端者,當經行,心儻不端者,當自正。譬如國 王將兵出鬪,健者在前,既在前鄙復却適欲 却著後人;沙門既棄家,去妻子,除鬚髮,作沙 門,雖一世苦,後長得解脫。已得道者,內獨歡 喜,視妻如視姊弟,視子如知識,無貪愛之 心,常慈哀十方諸天人民,泥犁、餓鬼、畜生, 蜎飛蠕動之類,皆使富貴安隱度脫得泥洹 之道,見地蟲當以慈心傷哀之。知生不復癡, 能有是意,常念師事佛,如人念父母,如獄中 有死罪囚,有賢者往請囚,囚黠慧常念賢者 恩。比丘以得道,常念佛如是,念經如人念 飯食。」

佛言:「諸比丘!轉相承事,如弟事兄,中有癡 者,當問慧者,展轉相教。問慧者,如冥中有燈 火,無得陰搆作惡,無得諍訟。見金銀當如 視土,無得妄證人入罪法,無得傳人惡言,轉 相鬪語言,無得中傷人意。不聞莫言聞,不見 莫言見,行道常當低頭視地,蟲無得蹈殺。無 得自貪人婦女,無得形相人婦女。坐自思 惟,去貪愛之心,乃得為道耳。」

佛言:「欲求道 者,當於空閑處坐,自呼吸其喘息,知息短長, 息不報形體皆極,閉氣不息,形體亦極。分別 自思惟:『形體誰作者?』心當觀外,亦當觀內。 自思惟歡然,與人有異心,當是時不用天下 珍寶,心稍欲隨正道,意復欲小動者,當攝止 即還守,意即為還。譬如人有鏡,不明不見形, 磨去其垢,即自見形。人已去貪婬瞋恚愚癡, 譬如磨鏡。諦思惟天下,皆無有堅固,亦無有 常。」

佛告諸比丘:「持心當如四方石,石在中庭, 雨墮亦不能壞,日炙亦不能消,風吹亦不能 起,持心當如石。」

佛告諸比丘:「天下人心如流水,中有草木,各 自流去,不相顧望,前者亦不顧後,後者亦不 顧前,草木流行,各自如故。人心亦如是,一念 來一念去,如草木前後不相顧望,於天上天 下無所復樂,寄居天地間,棄身不復生。道成 乃知師恩,見師者即承事,不見師即思念其 教誡,如人念父母,意定乃能有一心,便有哀 天下人民蜎飛蠕動之類。坐自笑我已脫身 於天下及五道,一者天道,二者人道,三者餓 鬼道,四者畜生道,五者泥犁道。得阿羅漢者, 欲飛行變化即能,身中出水火即能,出無間 入無孔亦能,離世間苦取泥洹道亦能。」

佛告諸比丘:「道不可不作,經不可不讀。」

佛說 經已,五百沙門皆得阿羅漢。諸沙門皆起前, 以頭面著地為佛作禮。

佛說阿含正行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