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No. 1670B那先比丘經

2.27.二七

王復問那先言世間寧有自然生物無。那先言無有自然生物皆當有所因。那先因問王。今王所坐殿有人功夫作之耶自然生乎。王言人功作之材椽出於樹木垣牆泥土出於地。那先言人生亦如是。界如和合乃成為人。是故無自然生物也皆有所因。那先言譬如窯家作器取土水和以為泥燒作雜器物其泥不能自成為器。會當須人工有薪火乃成為器耳。世間無有自然生者也。那先語王言譬如箜篌無絃無柱無人鼓者寧能作聲不。王言不能自作聲。那先言如使箜篌有絃有柱有人工鼓者其聲寧出不。王言有聲。那先言如是天下無自然生物皆當有所因。那先問王如鑽火燧無兩木無人鑽者寧能得火不。王言不能得火。那先言設有兩木有人鑽之寧能生火不。王言然即生火。那先言天下無有自然生物皆當有所因。那先問王言譬如陽燧鉤無人持之亦無日無天寧能得火。那先言如陽燧有人持之有天有日寧能得火不。王言得火。那先言天下無有自然生物皆當有因。那先問王言若人無鏡無明人欲自照寧能自見其形不。王言不能自見。那先言如有有鏡有明有人自照寧能自見形不。王言然即能自見。那先言天下無有自然生物皆有所因。王言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