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4佛說古來世時經

 

佛說古來世時經

聞如是:

一時,佛遊波羅奈仙人鹿處。爾時,諸比丘飯食已後,會於講堂而共講議:「設有長者所行平等,有淨戒比丘奉行真戒,來入其舍從受分衛,若復曰獲致百斤金,何所勝乎?」或有比丘報之曰:「百斤千斤有益耶,熟思計之。奉戒比丘,遵修正真,受其分衛,念彼長者,其福最上。」於時賢者阿難律在彼會中,聞說法言,答報之曰:「何但百千?正使過此無極之寶,猶不及長者供養飯食真戒比丘。所以者何?憶念吾昔在波羅奈國,穀米踊貴人民飢饉,我負擔草賣以自活。彼有緣覺名曰和里,來遊其國。我早出城欲擔負草,爾時緣覺著衣持鉢入城分衛,中道吾負草還於城門中,復與相遇空鉢而出。和里緣覺遙見吾來,即自念言:『吾早入城此人出城,今負草還,想朝未食,吾當隨後往詣其家,乞可以適飢。』我時擔草自還其舍,下草著地,顧見緣覺追吾之後如影隨形,我時心念:『朝出城時,見此緣覺入城分衛,而空鉢還,想未獲食,吾當斷食以奉施之。』即持食出長跪授之:『身安隱具,願上道人愍傷受之。』時緣覺曰:『穀米飢貴人民虛饑,分為二分,一分著鉢一分自食,爾為應法耳。』身報之曰:『唯然聖人!白衣居家,炊作器物食具有耳,徐炊食之早晚無在,道人願受加哀一門。』時彼緣覺悉受飯食。吾因是德,七反生天為諸天王,七反在世人中之尊。因此一施,為諸國王長者人民群臣百官所見奉事,四輩弟子比丘比丘尼清信士女所見供養,衣被飲食牀褥臥具病瘦醫藥,自來求吾,吾無所望。初生在家為釋種子,諸藏踊出,金銀珍寶不可勝計,及餘財物無能限者,棄家業行作沙門。假使爾時知其道人緣覺道成,廣大其心,福不可量。」於是頌曰:

「吾曾擔負草,  貧窮傭以活,
供養於沙門,  和里緣覺稱。
因斯生釋種,  號曰阿難律,
吾便於歌舞,  鼓琴瑟笛成。
吾時見導師,  正覺勝甘露,
即發欣歡心,  出家為沙門。
便知本宿命,  前世所更歷,
在彼忉利天,  受安則七反。
於彼七此七,  計終始十四,
在天上世間,  未曾至惡道。
得知人去來,  生死之所趣,
雖在於彼樂,  不如聖道甘。
以五品定意,  寂然為一心,
洗除結眾垢,  道眼覩清淨。
所用故出家,  在家其業,
其願以合成,  以具足佛教。
亦不樂於生,  亦不樂求死,
初不擇其時,  寂然定其志。
維耶竹樹間,  吾命盡於彼,
在於竹樹下,  滅度而無漏。」

爾時,世尊道耳徹聞,阿難律比丘為眾比丘自說宿命,本所更歷福德之報,從定室出,詣講堂坐比丘前,告諸比丘:「汝等共會,何所講論?」諸比丘曰:「吾等普會,各論罪福善惡所歸。賢者阿難律,自說宿命所興德本。」佛告諸比丘:「汝等以說過去世事,復欲聞如來講說當來之本。」諸比丘曰:「唯然世尊!今正是時,應為比丘說當來法,聞則奉持。」佛言:「諦聽善思念之。」「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當來之世,人當長命壽八萬歲,此閻浮提人民熾盛五穀豐賤,人聚落居鷄鳴相聞;女人五百歲乃行嫁耳,都有三病老病大小便,有所思求。爾時有王號曰為軻,主四天下為轉輪聖王,治以正法;自然七寶金輪白象紺馬明珠玉女之婦藏臣兵臣,王有千子勇猛多力姿容殊勝,降伏他兵,治四天下,不加鞭杖刀刃不施,行以正法人民安隱。王有四車皆七寶成,其輪千輻高三十二丈,其車甚高威光巍巍,在上舉幡令一切布施眾生;飯食衣被牀臥車乘香華燈火,供養沙門道人及貧窮者。惠施訖竟,以家之信棄國捐王,捨家學道行作沙門。時族姓子所以慕道,下其鬚髮身被法衣,獲于無上淨修梵行,究竟佛教,現在自然成六神通,生死為斷所作已辦了名色本。」

爾時,賢者比丘在會中,即從坐起,偏袒右肩,長跪叉手白世尊曰:「我當來世當為軻王乎!主四天下,自然七寶而有千子,治以正法廣施一切,出家學道成無著慧耶?」於是世尊呵詰比丘:「咄愚癡子!當以一生究成道德,而反更求周旋生死,言我來世為轉輪聖王貪於七寶,千子勇猛然後入道?」佛告比丘:「汝當來世得為軻王主四天下,廣施一切出家成道。」

佛告比丘:「後來世人,其命增長八萬歲,當有世尊,號曰彌勒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如我今也。天上天下諸天梵釋,沙門梵志,莫不歸伏從受道教。普說法化上中下,善分別其義清修梵行,普興道化猶如我今也。其清淨教流布,天上天下莫不承受,其比丘眾無央數千。」

爾時,賢者彌勒處其會中,即從坐起偏袒右肩,長跪叉手前白佛言:「唯然世尊!我當來世人壽八萬歲時,當為彌勒如來、至真、等正覺,教化天上天下,如今佛耶?」於是世尊讚彌勒曰:「善哉善哉!乃施柔順廣大之慈,欲救無數無極之眾,乃興斯意,欲為當來一切唱導,亦如我今也。汝當來世即當成佛,號曰彌勒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

於時賢者阿難持扇侍佛,佛告阿難:「取金縷織成衣來,當賜彌勒比丘。」阿難受教,即往取奉授世尊。世尊取已便與彌勒,謂彌勒言:「取是法衣以施眾僧。所以者何?謂如來、至真、等正覺,於世間人多所饒益,救以至德。」彌勒即以奉眾僧。

時魔波旬心自念言:「沙門瞿曇!為諸比丘講當來世,今我欲往亂其法教。」魔即時往於世尊前,以偈頌曰:

「我想爾時人,  體柔髮姝好,
眾寶瓔珞身,  頭戴珠華飾。」

於是世尊言:「今魔波旬故來到此,欲亂道教。」佛即報魔,以偈頌曰:

「爾時世人民,  無著狐疑斷,
蠲除生死網,  事辦無穿漏,
於彌勒佛教,  淨修於梵行。」

於是天魔復以偈頌,報世尊言:

「我想爾時人,  體衣文鮮明,
栴檀以塗身,  莊嚴其身首,
於城雞頭末,  軻王之治處。」

於是世尊以偈報魔曰:

「爾時人至誠,  無我無所受,
不用珍異物,  心無所貪著,
在於彌勒世,  清修於梵行。」

魔人以偈復報佛言:

「我想爾時人,  貪寶好飲食,
便工於歌舞,  但樂鼓琴瑟,
在於雞頭末,  軻王之所處。」

時佛以偈復報魔言:

「彼人度無極,  壞網無所拘,
禪定行平等,  欣然無所著。
魔波旬當知,  汝以投於地。」

爾時魔波旬心自念言:「如來神聖,已知我所住興滅。」憂愁不樂,羞愧而去。

佛說是時,莫不歡喜。

佛說古來世時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