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No. 505佛說隨勇尊者經

 

No. 505
佛說隨勇尊者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精舍,與苾芻眾俱。

時有尊者名曰隨勇,在王舍城側尸陀林間,蛇聚孤峯之上大僧坊中,而獨經行。忽為毒蛇之所噬蠚,蛇之身形瘦細精光、猛惡可畏,如安惹那舍羅迦。即時,隨勇尊者呼苾芻眾謂言:「諸尊者!我為毒蛇之所噬蠚,膚體潰壞,今宜置我於僧坊外,無令延毒而復流散。」

是時,尊者舍利子去隨勇尊者所止不遠,在一樹下坐,聞彼隨勇發如是言,聞已即時往詣其所,到已謂言:「尊者隨勇!我向觀汝面及諸根,本無異相,何故今時乃發是聲?」

勇答言:「尊者!我為毒蛇之所噬蠚,膚體潰壞,今宜置我於僧坊外,無令延毒而復流散。

「尊者舍利子!若我取著,眼是我眼是我所;耳鼻舌身意是我,意是我所;色是我,色是我所;聲香味觸法是我,法是我所;地界是我,地界是我所;水火風空識界是我,識界是我所;色蘊是我,色蘊是我所;受想行識蘊是我,識蘊是我所;我若取著如是等法,面及諸根可有異相。

「尊者舍利子!我不如是取著諸法,謂眼是我,眼是我所;乃至識蘊是我,識蘊是我所;今此何故面及諸根有是異相?」

舍利子言:「尊者隨勇!若我、我所見及我慢等斷取著已,復能了知所斷根本永斷無餘,如破多羅樹心不復更生,證無生法者,彼復何有異相可得?」

時尊者舍利子,以尊者隨勇置僧坊外,僵仆于地。

爾時尊者舍利子,即說伽陀曰:

「智者善行於梵行,  復常善修正道因,
 臨捨壽時喜心生,  如重病人得輕差。
 智者善行於梵行,  復常善修正道因,
 臨捨壽時喜心生,  猶如棄置惡毒器。
 智者善行於梵行,  復常善修正道因,
 能頴脫於捨報時,  如人出離於火宅。
 智行梵行修正道,  悉觀世間如草木,
 都無義利無所成,  畢竟一切無繫著。」

爾時,尊者舍利子為隨勇尊者安置事已,往詣佛所,到已頭面禮世尊足,具陳上事。

言:「舍利子!彼隨勇善男子,若於爾時得聞我說勝妙伽陀及大明章句,彼定不為毒蛇所蠚,潰壞其身。」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何等勝妙伽陀?何等大明章句?願為我說。」

爾時,世尊即說伽陀曰:

「持國天王我行慈,  愛囉嚩尾龍亦然,
 阿說多哩劍末羅,  悉體埵子悉慈愛。
 廣目天王我行慈,  黑瞿曇龍慈亦然,
 難陀烏波難陀龍,  彼二行慈亦如是。
 我於無足行慈愛,  二足四足亦復然,
 及彼多足諸有情,  等行慈心悉無異。
 一切龍等行慈愛,  彼龍棲止大海中,
 於諸有情普慈心,  若情若器皆如是。
 所有一切有情類,  乃至蜎飛及蠕動,
 普願銷除病惱因,  一切獲得安隱樂;
 所有一切有情類,  乃至蜎飛及蠕動,
 普以賢善平等觀,  一切蠲除諸罪惡。
 蛇之為毒極猛熾,  其毒能壞人身命,
 而彼蛇窟山峯中,  我常處之而遊上。
 我為無上世間師,  我常宣說真實語,
 以我真實語業因,  我身蛇毒不能入。
 所有貪瞋及癡法,  此三世間為大毒,
 世尊大覺毒不侵,  佛真實力能破毒,
 所有貪瞋及癡法,  此三世間為大毒,
 世尊正法毒不侵,  法真實力能破毒;
 所有貪瞋及癡法,  此三世間為大毒,
 世尊淨眾毒不侵,  僧真實力能破毒,
 世間所有諸毒中,  而彼貪毒最為上,
 唯佛能破能攝持,  由斯諸毒皆息滅。」

爾時,世尊說大明曰:

「怛[寧*也](切身)(一句) 唵(引)凍蜜里(引)(二) 凍蜜里(引)(三) 凍彌(引)(四) 鉢囉(二合)凍彌(引)(五) 那致(引)(六) 蘇那致(引)(七) 計(引)嚩致(引)(八) 母那曳(引)(九) 薩三摩曳(引)(十) 難帝(引)(十一) 難底里(引)(十二) 泥(引)(引)(十三) 泥(引)羅計(引)(引)(十四) 嚩(引)(引)(十五) 嚩(引)羅計(引)(引)(十六) 嗢里(引)(十七) 泥羊(二合)(引)(引)(引)(引)(十八)

佛言:「舍利子!彼隨勇善男子!若於爾時得聞我說如是伽陀及大明章句,彼定不為蛇毒所蠚潰壞其身。」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如佛今說勝妙伽陀及此大明章句,彼隨勇苾芻蛇所蠚時,離於佛所,如是妙法其云何得?」

爾時,尊者舍利子說是語已,頭面著地禮世尊足,出於佛會。

佛說隨勇尊者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