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1佛說受新歲經

 

佛說受新歲經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東苑鹿母園中,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是時世尊,七月十五日,於露地敷坐,比丘僧前後圍遶。佛告阿難曰:「汝今於露地速擊揵槌。所以然者,今七月十五日是受新歲之日。」

是時尊者阿難,右膝著地長跪叉手,便說此偈:

「淨眼無與等,  無事而不練,
智慧無染著,  何等名受歲?」

爾時,世尊復說此偈報阿難曰:

「受歲三業淨,  身口意所作,
兩兩比丘對,  自陳所作短。
還自稱名字,  今日眾受歲,
我亦淨意受,  唯願原其過。」

爾時,阿難復以此偈問其儀曰:

「過去恒沙佛,  辟支及聲聞,
盡是諸佛法?  獨是釋迦文?」

爾時,世尊復更以偈報阿難曰:

「恒沙過去佛,  弟子清淨心,
皆是諸佛法,  非今釋迦文。
辟支無此法,  無歲無弟子,
獨逝無伴侶,  不與他說法。
當來佛世尊,  恒沙不可計,
彼亦受此歲,  如今瞿曇法。」

是時尊者阿難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即昇講堂手執揵槌,並作是說:「我今擊此如來信皷,諸有如來弟子眾者盡當普集。」爾時,阿難復說此偈:

「降伏魔力怨,  除結無有餘,
露地擊揵槌,  比丘聞當集。
諸欲聞法人,  度流生死海,
聞此妙響音,  盡當速集此。」

爾時,尊者阿難已擊揵槌,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住,白世尊言:「今正是時,唯願世尊!何所勅使?」

是時世尊告阿難曰:「汝隨次第坐,如來自當知時。」是時,世尊坐于草坐,告諸比丘:「汝等盡當坐于草坐。」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時諸比丘各坐草坐。

是時世尊默然觀諸比丘已,便勅諸比丘:「我今欲受新歲,我無過咎於眾人乎?又不犯身口意耶?」如來說此語已,諸比丘默然不對。如來是時復三告諸比丘:「我今欲受新歲,然我無過於眾人乎?」

是時尊者舍利弗,即從坐起長跪叉手,白世尊言:「諸比丘眾觀察如來,無身口意過。所以然者,世尊今日不度者度、不脫者脫、不涅槃者令得涅槃,無救護者為作救護、為盲者作眼目、為病者作醫王,三界獨尊無能及者,最尊最上。未起道意者令發道意,眾人未悟尊令悟之,未聞法者使令聞之,為迷者作徑路導以正法。以此事緣,如來無咎於眾人也,亦無身口意過。」

是時舍利弗白世尊言:「我今亦向如來自陳,然無過咎於如來及比丘僧乎?」

世尊告曰:「汝今,舍利弗!都無身口意所作非行。所以然者,汝今智慧無能及者,種種智慧、無量智慧、無邊之智、無與等智、疾智捷智、甚深之智、平等之智。少欲知足樂之處,多諸方便,念不錯亂摠持三昧,根原具足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知見、成就勇悍,能忍所說,知惡之為非法,心性庠序,不行卒暴。猶如轉輪聖王最大太子,當紹王位,轉於寶輪。舍利弗亦復如是,轉於無上清淨法輪,諸天世人及龍鬼神、魔若魔天,本所不轉,汝今所說常如法議,未曾違理。」

是時,舍利弗白佛言:「此五百比丘盡當受歲,此五百人盡無過咎於如來乎?」

世尊告曰:「我亦不責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所以然者,此舍利弗大眾之中,極為清淨無諸瑕穢,今此眾中最小下座,得須陀洹道,必當上及不退轉法。以是之故,我不怨責此眾。」

爾時,朋耆奢在此眾中,即從坐起,前至世尊所,頭面禮足,白世尊言:「我今堪任欲有所論。」世尊告曰:「欲有所說今正是時。」朋耆奢即於佛前,歎佛及比丘僧,而說此偈:

「十五清淨日,  五百比丘集,
諸縛結悉解,  無愛更不生。
轉輪大聖王,  群臣所圍繞,
普遍諸世界,  天上及世間。
大將人眾導,  為人作導師,
弟子樂侍從,  三達六通徹。
皆是真佛子,  無有塵垢者,
能斷欲愛刺,  今日自歸命。」

爾時,世尊可朋耆奢所說。是時朋耆奢作是念:「如來今日可我所說。」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即從坐起禮佛却退還就本位。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聲聞中第一造偈弟子,所謂朋耆奢比丘是;所說無疑難,亦是朋耆奢比丘是也。」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受新歲經

按此《受新歲經》,竺法護譯者,國本、宋本皆編於容函中;丹藏則容函中有名受歲經者,而與此經大別。今依《開元錄》撿之,則丹藏之經正是容函《受歲經》耳。此宋藏經,與此竟函《新歲經》,文異義同,似是同本異譯耳;則《開元錄》中以《新歲經》為單譯者,厥義未詳。今且欲類聚以待賢哲,故以此經移編于竟函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