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5佛說伏婬經

 

佛說伏婬經

聞如是:

一時,婆加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彼時,居士阿那邠祁至世尊所,到已禮世尊足,却住一面。阿那邠祁居士却住一面已,白世尊曰:「唯,世尊!世間有幾伏婬而可知者?」

「汝居士!世間有十伏婬。云何為十?此居士,或一伏婬,非法行婬干彼,非法求婬干(無所方便為苦)已,亦不自安身,亦不安父母及妻子、客使奴婢、沙門婆羅門,不有益事,為善得善得生天上。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非法求婬干彼,非法求婬干已,自安身、父母妻子、客使奴婢,而不施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非法求干彼,非法求干已,自安隱身、父母妻子、客使奴婢,能施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財,彼如法求財已,不自安樂身,不為父母、不為妻子、不為奴婢,亦不施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財,彼如法求財已,而自安樂身,及父母妻子奴婢,不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財,彼如法求財已,而自安樂身,及父母妻子奴婢,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財不干彼,如法求財不干已,亦不自安樂身,亦不為父母妻子奴婢,亦不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財不干彼,如法求財不干已,自得安樂身及父母妻子奴婢,不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財不干彼,如法求財不干已,自得安樂身,及父母妻子奴婢,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彼得錢財,於中染著、極染著,不見禍變,亦不知棄,而貪食之。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復次,居士!或一伏婬,如法求錢財不干彼,如法求錢財不干已,自得安隱身,及父母妻子奴婢,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彼得錢財,亦不染亦不著,亦不於中樂,亦不於中住,亦知是禍變,亦能棄捨而食之。如是,居士!是一伏婬。

「此居士!彼或一伏婬,非法求錢財干彼,非法求錢財干已,亦不自安隱身,亦不安隱父母、妻子奴婢,亦不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是為,居士!如是伏婬。伏婬我說此弊惡。

「此居士!或一伏婬,非法求錢財干彼,非法求錢財干已,自安隱身,及父母妻子奴婢,不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此居士!此伏婬此,伏婬此小勝小勝。

「此居士!彼或一伏婬,如法求錢財不干彼,如法求錢財不干已,自得安樂身,及父母妻子奴婢,施與沙門婆羅門,為善得善身生善處。彼得錢財,不染不著、不持不樂,知是禍變、棄捨離而食之。如是。居士!食婬最勝最妙、最上最好、無上勝。猶若,居士!有牛乳,因乳有酪,因酪有醍醐,因醍醐有酥,因酥有酪酥,此是最勝最妙無上說。如是,居士!此諸伏婬如是伏婬,最勝最妙、極妙最上、無上無上。說頌偈曰:

「非法聚錢財,  如法如法施;
不施不食之,  亦不施為福,
二俱為慳濁,  惡行食此婬。
如法求錢財,  欲以施為福,
亦施及食之,  亦能作福德,
二俱不慳濁,  皆有此伏婬。
有能行智慧,  伏婬隨所行,
知變有知足,  知足而食之。
有能行智慧,  最妙能伏婬。」

佛如是說,居士阿那邠祁聞世尊所說,歡喜而樂。

佛說伏婬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