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5佛說蟻喻經

 

佛說蟻喻經

爾時,世尊放大光明普照耀已,告苾芻眾言:「汝等當知!於一時中有諸蟻聚,夜中出煙,晝日火然。有一婆羅門,見是事已,乃作是言:『若有執持快利刀者,必能破散其聚。』如是言已,次復見一大龜,其婆羅門亦作是言:『若有執持快利刀者,必能破壞。』次見諸水母蟲,次見一水蛭蟲,次見諸阿西蘇那蟲,次見一大蛇,次見一挼陀鉢他蟲,次見一[昝-人+几]哥嚩吒蟲,其婆羅門見彼諸蟲已,皆如前言。最後見一大龍,婆羅門言:『如我所見,其事云何?唯佛世尊悉能了知。』即時往詣一苾芻所,具陳上事,復言:『苾芻!汝以此事為我問佛,使我疑心而得開曉,如佛所說我當憶持。何以故?苾芻!我不見彼天人世間沙門婆羅門眾中,有以此義能問佛者,是故不能使諸疑心而得開曉。』

「時彼苾芻即如其言,來詣我所,到已禮足退住一面。具陳上事已復發問言:『如婆羅門所見蟻聚,其事云何?夜中出煙、晝日火然,此復云何?又見大龜、水母蟲、水蛭蟲、阿西蘇那蟲、大蛇、挼陀鉢他蟲、[昝-人+几]哥嚩吒蟲、大龍,此等所見皆是何相?即彼婆羅門復是何人?何故名為利刀破散?願佛為說。』

「諸苾芻!我時謂彼苾芻言:『其蟻聚者,即是一切眾生五蘊聚身。夜中出煙者,即是眾生起諸尋伺。晝日火然者,即是眾生隨所尋伺起身語業。大龜者,即是五鄣染法。水母蟲者,即是忿恚。水蛭蟲者,即是慳嫉。阿西蘇那蟲者,即是五欲之法。蛇者,即是無明。挼陀鉢他蟲者,是疑惑。[昝-人+几]哥嚩吒蟲者,是我慢。龍者,即是諸阿羅漢。婆羅門者,即是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快利者,即是有智之人。刀者,即是智慧。破散者,即是發起精進勝行。』

「諸苾芻!於汝意云何?彼所見相以要言之,即是一切眾生五蘊聚身羯邏藍等,父母不淨之所出生,四大合成,虛假色相,麁惡劣弱,積集苦惱畢竟破壞。而諸眾生不能覺知,於晝夜中起諸尋伺,而身語業不善施作,五鄣煩惱之所覆蔽,耽著五欲,增長無明,生我慢心,於諸聖法疑惑不決,忿恚慳嫉,念念發起,不求解脫。是故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欲令諸有智者發精進行,修習智慧,斷諸煩惱,趣證聖果。汝諸苾芻!已盡諸漏證阿羅漢果,故說如龍。

「復次,諸苾芻!過去未來諸佛世尊,悲愍利樂一切眾生,欲令斷諸煩惱趣證聖果,為諸聲聞廣說是義。我於今日亦如諸佛,乃以此緣為汝宣說。汝諸苾芻!憶念是事,當於曠野空舍、山間樹下、巖穴菴室諸寂靜處,諦心思惟觀察是義,無令放逸生退轉心,亦復轉為他人開示教導,普令修習得大利樂。」

爾時世尊為諸苾芻如是說已,而諸苾芻,皆悉信受。

佛說蟻喻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