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14經

心荒蕪經

「比丘們!凡任何未捨斷五種心荒蕪、未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

比丘們!未捨斷哪五種心荒蕪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大師懷疑、猶豫,不信解、不確信;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大師懷疑、猶豫,不信解、不確信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法懷疑、……(中略)對僧團懷疑、……對學懷疑、……對同梵行者憤怒、不悅,心受打擊,生起頑固;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同梵行者憤怒、不悅,心受打擊,生起頑固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未捨斷的心荒蕪。這些是五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比丘們!未斷絕哪五種心繫縛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欲未離貪、未離意欲、未離情愛、未離渴望、未離熱惱、未離渴愛;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欲未離貪、未離意欲、未離情愛、未離渴望、未離熱惱、未離渴愛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身體未離貪、……(中略)對色未離貪、……盡情飽食後住於致力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比丘們!凡那位比丘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未斷絕的心繫縛。這些是五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比丘們!凡任何未捨斷五種心荒蕪、未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

比丘們!猶如在黑暗側,不論日或夜到來,月亮的容色被減損、圓相被減損、光亮被減損、直徑與圓周被減損。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未捨斷五種心荒蕪、未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

比丘們!凡任何已捨斷五種心荒蕪、已徹底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

比丘們!已捨斷哪五種心荒蕪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大師不懷疑、不猶豫,信解、確信;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大師不懷疑、不猶豫,信解、確信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法不懷疑、……(中略)對僧團不懷疑、……對學不懷疑、……對同梵行者不憤怒、非不悅,心不受打擊,不生起頑固;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同梵行者不憤怒、非不悅,心不受打擊,不生起頑固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已捨斷的心荒蕪。這些是五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比丘們!已徹底斷絕哪五種心繫縛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欲已離貪、已離欲、已離情愛、已離渴望、已離熱惱、已離渴愛;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欲已離貪、已離欲、已離情愛、已離渴望、已離熱惱、已離渴愛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身體已離貪、……(中略)對色已離貪、……不盡情飽食後住於致力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不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比丘們!凡那位比丘不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這些是五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

比丘們!凡任何已捨斷五種心荒蕪、已徹底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

比丘們!猶如在明亮側,不論日或夜到來,月亮的容色增長、圓相增長、光亮增長、直徑與圓周增長。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已捨斷五種心荒蕪、已徹底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