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177經

若奴索尼經

那時,若奴索尼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若奴索尼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我們婆羅門施與布施,我們作亡者供養會:『願這布施對親族、親屬的亡者有益!願親族、親屬的亡者們食用這布施!』喬達摩先生!是否那布施對親族、親屬的亡者有益?是否親族、親屬的亡者們食用那布施?」

「婆羅門!有有益之情況,它非不可能。」

「但,喬達摩先生!什麼是有益的情況?什麼是不可能?」

「婆羅門!這裡,某人是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瞋恚心者、邪見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地獄,因為那樣,地獄眾生的食物使他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存續,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情況,布施不對該處生存者有益。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是殺生者、……(中略)邪見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畜生界,因為那樣,畜生界眾生的食物使他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存續,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情況,布施不對該處生存者有益。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是離殺生者、離未給予而取者、離邪淫者、離妄語者、離離間語者、離粗惡語者、離雜穢語者、不貪婪者、不瞋恚心者、正見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人們為同伴,因為那樣,人們的食物使他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存續,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情況,布施不對該處生存者有益。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是離殺生者、……(中略)正見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諸天為同伴,因為那樣,諸天的食物使他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存續,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情況,布施[不]對該處生存者有益。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是殺生者、……(中略)邪見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餓鬼界,因為那樣,餓鬼界眾生的食物使他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存續,抑或從此處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呈獻,因為那樣,使他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存續,婆羅門!這是可能的情況,布施對該處生存者有益。」

「但,喬達摩先生!如果那親族、親屬之亡者未往生該處,誰食用那布施?」

「婆羅門!其他往生該處的親族、親屬之亡者們,他們食用那布施。」

「但,喬達摩先生!如果那親族、親屬之亡者未往生該處,其他親族、親屬之亡者們也未往生該處,誰食用那布施?」

「婆羅門!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經這長途[輪迴],親族、親屬之亡者們會已離該處,又,婆羅門!施與者並非無結果的。」

「即使是不可能,喬達摩尊師也斷定?」

「婆羅門!即使是不可能,我也斷定。

婆羅門!在這裡,某人是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瞋恚心者、邪見者,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象為同伴,在那裡,牠是食物、飲料、花環、裝飾物之得到者。

婆羅門!在這裡,凡殺生者、未給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語者、離間語者、粗惡語者、雜穢語者、貪婪者、瞋恚心者、邪見者,因為那樣,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象為同伴,而凡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因為那樣,在那裡,牠是食物、飲料、花環、裝飾物之得到者。

又,婆羅門!在這裡,某人是殺生者、……(中略)邪見者,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馬為同伴,……(中略)與牛為同伴,……(中略)與狗為同伴,……(中略)在那裡,牠是食物、飲料、花環、裝飾物之得到者。

婆羅門!在這裡,凡殺生者、……(中略)邪見者,因為那樣,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狗為同伴,而凡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因為那樣,在那裡,牠是食物、飲料、花環、裝飾物之得到者。

又,婆羅門!在這裡,某人是離殺生者、……(中略)正見者,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人為同伴,在那裡,他是人的五種欲之得到者。

婆羅門!在這裡,凡離殺生者、……(中略)正見者,因為那樣,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人為同伴,而凡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因為那樣,在那裡,他是人的五種欲之得到者。

又,婆羅門!在這裡,某人是離殺生者、……(中略)正見者,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天為同伴,在那裡,他是天的五種欲之得到者。

婆羅門!在這裡,凡離殺生者、……(中略)正見者,因為那樣,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天為同伴,而凡他對沙門、婆羅門是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的施與者,因為那樣,在那裡,他是天的五種欲之得到者。

又,婆羅門!施與者並非無結果的。」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

喬達摩先生!到此,就足以要施與布施,就足以要作亡者供養會,實在是因為施與者並非無結果的。」

「婆羅門!正是這樣,婆羅門!施與者並非無結果的。」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若奴索尼品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