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27經

大問經第一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眾多比丘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

那時,那些比丘這麼想:

「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那些比丘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道友們!沙門喬達摩對弟子們教導這樣的法:『來!比丘們!你們證知一切法,證知後,住於一切法。』道友們!我們也對弟子們教導這樣的法:『來!學友們!你們證知一切法,證知後,住於一切法。』道友們!這裡,沙門喬達摩與我們,有什麼高下,有什麼不同,有什麼差別呢?即:在說法與說法上,在教示與教示上。」

那時,那些比丘們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

「我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那時,那些比丘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大德!我們這麼想:『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大德!那時,我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大德!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對我們這麼說:『道友們!沙門喬達摩對弟子們教導這樣的法:「來!比丘們!你們證知一切法,證知後,住於一切法。」我們也對弟子們教導這樣的法:「來!學友們!你們證知一切法,證知後,住於一切法。」道友們!這裡,沙門喬達摩與我們,有什麼高下,有什麼不同,有什麼差別呢?即:在說法與說法上,在教示與教示上。』大德!那時,我們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我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比丘們!當其他外道遊行者這麼說時,應該能這麼回答:『道友們![關於]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二之問題、二之總說、二之解說;三之問題、三之總說、三之解說;四之問題、四之總說、四之解說;五之問題、五之總說、五之解說;六之問題、六之總說、六之解說;七之問題、七之總說、七之解說;八之問題、八之總說、八之解說;九之問題、九之總說、九之解說;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比丘們!當被這麼問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必不能解答,且更會遭到惱害,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正如那不在[感官的]境域中。比丘們!我不見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除了如來或如來的弟子或從他們聽聞以外,對這些問題能以解答使心滿意者。

而,『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一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一法呢?『一切眾生皆因食而存續。』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一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二之問題、二之總說、二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二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二個呢?名與色,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二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二之問題、二之總說、二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三之問題、三之總說、三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三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三法呢?三受,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三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三之問題、三之總說、三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四之問題、四之總說、四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四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四法呢?四食,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四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四之問題、四之總說、四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五之問題、五之總說、五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五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五法呢?五取蘊,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五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五之問題、五之總說、五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六之問題、六之總說、六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六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六法呢?六內處,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六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六之問題、六之總說、六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七之問題、七之總說、七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七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七法呢?七識住,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七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七之問題、七之總說、七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八之問題、八之總說、八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八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八法呢?八世間法,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八法完全地厭、……(中略)到苦的結束。『八之問題、八之總說、八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九之問題、九之總說、九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九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九法呢?九眾生居,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九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九之問題、九之總說、九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對於十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十法呢?十不善法,比丘們!當比丘對於這十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