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46經

釋迦族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

那時,眾多釋迦族的優婆塞在布薩日那天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釋迦族的優婆塞這麼說:

「釋迦族人們!你們是否具備八支入布薩呢?」

「大德!我們有時具備八支入布薩,有時沒入布薩。」

「釋迦族人們!當你們像這樣:生命有憂愁恐怖、生命有死亡恐怖時,你們有時具備八支入布薩,有時沒入布薩時,那不是你們的獲得;是你們的惡獲得。

釋迦族人們!你們怎麼想:這裡,如果男子以任何事業,不遭遇不善的,每日能獲利半迦哈玻那,適合稱他為『熟練、努力具足的男子』嗎?」

「是的,大德!」

「釋迦族人們!你們怎麼想:這裡,如果男子以任何事業,不遭遇不善的,每日能獲利一迦哈玻那,適合稱他為『熟練、努力具足的男子』嗎?」

「是的,大德!」

「釋迦族人們!你們怎麼想:這裡,如果男子以任何事業,不遭遇不善的,每日能獲利二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四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五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六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七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八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九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十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二十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三十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四十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五十迦哈玻那,……(中略)能獲利一百迦哈玻那,適合稱他為『熟練、努力具足的男子』嗎?」

「是的,大德!」

「釋迦族人們!你們怎麼想:如果那位男子每日一百迦哈玻那,每日一千迦哈玻那獲利著,所得都存起來,而有百年壽命、百年生命,是否能達到大財富的聚集呢?」

「是的,大德!」

「釋迦族人們!你們怎麼想:是否因為財富、經由財富、財富之故而那位男子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一天或一夜,半天或半夜嗎?」

「不,大德!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欲是無常的、空虛的、虛妄的、虛妄法的。」

「然而,釋迦族人們!這裡,當我的弟子十年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如我們所教誡的實行時,他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而他會是斯陀含,或阿那含,或純粹須陀洹。

釋迦族人們!別說十年,這裡,當我的弟子九年……(中略)八年……(中略)七年……(中略)六年……(中略)五年……(中略)四年……(中略)三年……(中略)二年……(中略)一年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如我們所教誡的實行時,他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而他會是斯陀含,或阿那含,或純粹須陀洹。

釋迦族人們!別說一年,這裡,當我的弟子十個月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如我們所教誡的實行時,他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而他會是斯陀含,或阿那含,或純粹須陀洹。

釋迦族人們!別說十個月,這裡,當我的弟子九個月……(中略)八個月……(中略)七個月……(中略)六個月……(中略)五個月……(中略)四個月……(中略)三個月……(中略)二個月……(中略)一個月……(中略)半個月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如我們所教誡的實行時,他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而他會是斯陀含,或阿那含,或純粹須陀洹。

釋迦族人們!別說半個月,這裡,當我的弟子十日夜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如我們所教誡的實行時,他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而他會是斯陀含,或阿那含,或純粹須陀洹。

釋迦族人們!別說十日夜,這裡,當我的弟子九日夜……(中略)八日夜……(中略)七日夜……(中略)六日夜……(中略)五日夜……(中略)四日夜……(中略)三日夜……(中略)二日夜……(中略)一日夜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如我們所教誡的實行時,他能住於成為一向樂之感受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而他會是斯陀含,或阿那含,或純粹須陀洹。

釋迦族人們!當你們像這樣:生命有憂愁恐怖、生命有死亡恐怖時,你們有時具備八支入布薩,有時沒入布薩時,那不是你們的獲得;是你們的惡獲得。」

「大德!我們從今日起具備八支入布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