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53經

停滯經

「比丘們!我不稱讚在善法上的停滯,更何況衰退!比丘們!我稱讚在善法上的增長,而非停滯、減退。

比丘們!怎樣是在善法上的減退,而非停滯、增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有某種程度的信、戒、聞、施捨、慧、辯才,他的那些法不住立、不增長,比丘們!這樣是在善法上的減退,而非停滯、增長。

比丘們!怎樣是在善法上的停滯,而非減退、增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有某種程度的信、戒、聞、施捨、慧、辯才,他的那些法既不減退,也不增長,比丘們!我說,這是在善法上的停滯,而非減退、增長。比丘們!這樣是在善法上的停滯,而非減退、增長。

比丘們!如果比丘不是他心法門的熟練者,那時[應該這麼學]:『我將成為自心法門的熟練者。』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自心法門的熟練者呢?比丘們!猶如年輕而喜歡裝飾的女子或男子,當在鏡中,或在遍淨、潔淨、清澈的水鉢中觀察自己的面貌時,在那裡,如果看見塵垢或污穢,他為塵垢或污穢的捨斷而努力。在那裡,如果沒看見塵垢或污穢,因為那樣,他變得悅意、意向圓滿:『這確實是我的獲得,我確實是乾淨的。』同樣的,比丘們!比丘的觀察在善法上是非常有用的:『我多住於貪婪嗎?我多住於不貪婪嗎?我多住於瞋恚心嗎?我多住於不瞋恚心嗎?我多住於被惛沈睡眠纏縛嗎?我多住於離惛沈睡眠嗎?我多住於掉舉嗎?我多住於不掉舉嗎?我多住於疑嗎?我多住於脫離疑嗎?我多住於容易憤怒嗎?我多住於無憤怒嗎?我多住於心被污染嗎?我多住於心不被污染嗎?我多住於身體躁動嗎?我多住於身體不躁動嗎?我多住於懈怠嗎?我多住於活力已被發動嗎?我多住於得定嗎?我多住於不得定嗎?』

比丘們!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多住於貪婪,我多住於瞋恚心,我多住於被惛沈睡眠纏縛,我多住於掉舉,我多住於疑,我多住於容易憤怒,我多住於心被污染,我多住於身體躁動,我多住於懈怠,我多住於不得定。』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為那些惡不善法的捨斷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比丘們!猶如衣服已被燒,或頭已被燒,就應該為那衣服或頭的熄滅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同樣的,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為那些惡不善法的捨斷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

但,比丘們!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多住於不貪婪,我多住於不瞋恚心,我多住於離惛沈睡眠,我多住於不掉舉,我多住於脫離疑,我多住於無憤怒,我多住於心不被污染,我多住於身體不躁動,我多住於活力已被發動,我多住於得定。』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在那些善法上確立後,更應該為諸煩惱的滅盡作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