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87經

不可愛經

在那裡,世尊關於葛藍葛搭比丘的事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這裡,比丘是諍訟者、非止息諍訟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諍訟者、非止息諍訟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不是欲學者、非受持學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不是欲學者、非受持學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不尊重、不修習、非沙門性、非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惡欲求者、非欲求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惡欲求者、非欲求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容易憤怒者、非憤怒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容易憤怒者、非憤怒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藏惡者、非藏惡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藏惡者、非藏惡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狡猾者、非狡猾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狡猾者、非狡猾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偽詐者、非偽詐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偽詐者、非偽詐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不是法的傾聽之類者、非法之注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不是法的傾聽之類者、非法之注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不是靜坐禪修者、非靜坐禪修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不是靜坐禪修者、非靜坐禪修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不是同梵行者們的承迎者、非承迎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不是同梵行者們的承迎者、非承迎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不可愛性、不尊重性、不修習性、不平等性、不一致性。

比丘們!即使像這樣的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同梵行者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而同梵行者們不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像那樣,有智的同梵行者們看見[他的]那些惡不善法未捨斷。比丘們!猶如未調馬即使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人們安置我到駿馬處,餵[我]駿馬[級]的食物,梳理[我]駿馬[級]的梳理。』而人們既不安置牠到駿馬處,也不餵[牠]駿馬[級]的食物,不梳理[牠]駿馬[級]的梳理,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像那樣,有智的人們看見[牠的]那些諂媚、詐欺、歪曲、不正直未捨斷。同樣的,比丘們!即使像這樣的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同梵行者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而同梵行者們不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像那樣,有智的同梵行者們看見[他的]那些惡不善法未捨斷。

比丘們!這裡,比丘是不諍訟者、止息諍訟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不諍訟者、止息諍訟的稱讚者,此法導向可愛性、尊重性、修習性、平等性、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欲學者、受持學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欲學者、受持學的稱讚者,此法導向可愛性、尊重性、修習性、平等性、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少欲求者、欲求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少欲求者、欲求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無憤怒者、憤怒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無憤怒者、憤怒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不藏惡者、藏惡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不藏惡者、藏惡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不狡猾者、狡猾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不狡猾者、狡猾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不偽詐者、偽詐之調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不偽詐者、偽詐之調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法的傾聽之類者、法之注意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法的傾聽之類者、法之注意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靜坐禪修者、靜坐禪修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靜坐禪修者、靜坐禪修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同梵行者們的承迎者、承迎的稱讚者,比丘們!凡比丘是同梵行者們的承迎者、承迎的稱讚者,此法導向……(中略)一致性。

比丘們!即使像這樣的比丘不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同梵行者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而同梵行者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像那樣,有智的同梵行者們看見[他的]那些惡不善法已捨斷。比丘們!猶如賢駿馬即使不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人們會安置我到駿馬處,餵[我]駿馬[級]的食物,梳理[我]駿馬[級]的梳理。』而人們安置牠到駿馬處,餵[牠]駿馬[級]的食物,梳理[牠]駿馬[級]的梳理,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像那樣,有智的人們看見[牠的]那些諂媚、詐欺、歪曲、不正直已捨斷。同樣的,比丘們!即使像這樣的比丘不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同梵行者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而同梵行者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像那樣,有智的同梵行者們看見[他的]那些惡不善法已捨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