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0集94經

威基亞瑪西達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瞻波城伽伽羅蓮花池邊。

那時,屋主威基亞瑪西達中午為了見世尊離開瞻波城。

那時,屋主威基亞瑪西達心想:

「這大概不是見世尊的適當時機,世尊在靜坐禪修;也不是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們的適當時機,值得尊敬的比丘們在靜坐禪修,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屋主威基亞瑪西達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會合後,當坐下來以吵雜、高聲、大聲談論各種畜生論時,成為吵雜的。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看見屋主威基亞瑪西達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展轉互相靜止:「尊師們!小聲!尊師們!不要出聲!這位沙門喬達摩的弟子,屋主威基亞瑪西達到園林來了,所有沙門喬達摩住在舍衛城的在家白衣弟子們,這位屋主威基亞瑪西達是其中之一,那些尊者們是小聲的喜歡者、被訓練成小聲者、小聲的稱讚者,或許小聲的群眾被他發現後,他會想應該前往。」

那時,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變得沈默了。

那時,屋主威基亞瑪西達去見那些外道遊行者。抵達後,與其他外道遊行者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對屋主威基亞瑪西達這麼說:

「是真的嗎?屋主!沙門喬達摩呵責一切苦行,一向地責備、呵叱一切苦行者、艱澀生活者。」

「不,大德!世尊不呵責一切苦行,不一向地責備、呵叱一切苦行者、艱澀生活者,大德!世尊呵責應該被呵責的;稱讚應該被稱讚的,又,大德!當世尊呵責應該被呵責的;稱讚應該被稱讚的時,世尊是分別說者,在那裡,世尊非一向說者。」

當這麼說時,某位遊行者對屋主威基亞瑪西達這麼說:

「等等!屋主!你稱讚的沙門喬達摩是不安立的虛無論者。」

「大德!在這裡,我將會如法地對尊者們說:大德!世尊安立:『這是善的。』大德!世尊安立:『這是不善的。』像這樣,當世尊安立善與不善的時,世尊是有安立者,世尊不是不安立的虛無論者。」

當這麼說時,那些遊行者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

那時,屋主威基亞瑪西達知道那些遊行者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後,起座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屋主威基亞瑪西達將他與那些其它外道遊行者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

「屋主!好!好!屋主!這樣,那些空虛的人應該時常如法地被折伏、被善折伏。 屋主!我不說應該行一切苦行, 屋主!我也不說不應該行一切苦行,屋主!我不說應該行一切受戒, 屋主!我也不說不應該行一切受戒,屋主!我不說應該行一切勤奮, 屋主!我也不說不應該行一切勤奮,屋主!我不說應該行一切斷念, 屋主!我也不說不應該行一切斷念,屋主!我不說應該行一切解脫, 屋主!我也不說不應該行一切解脫。

屋主!凡當行苦行時,不善法增長,善法減損,我說,像這樣的苦行不應該行;屋主!凡當行苦行時,不善法減損,善法增長,我說,像這樣的苦行應該行。

屋主!凡當行受戒時,不善法增長,善法減損,我說,像這樣的受戒不應該行;屋主!凡當行受戒時,不善法減損,善法增長,我說,像這樣的受戒應該行。

屋主!凡當行勤奮時,不善法增長,善法減損,我說,像這樣的勤奮不應該行;屋主!凡當行勤奮時,不善法減損,善法增長,我說,像這樣的勤奮應該行。

屋主!凡當行斷念時,不善法增長,善法減損,我說,像這樣的斷念不應該行;屋主!凡當行斷念時,不善法減損,善法增長,我說,像這樣的斷念應該行。

屋主!凡當行解脫時,不善法增長,善法減損,我說,像這樣的解脫不應該行;屋主!凡當行解脫時,不善法減損,善法增長,我說,像這樣的解脫應該行。」

那時,屋主威基亞瑪西達被世尊的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世尊在屋主威基亞瑪西達離開不久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凡比丘在這法、律中長時間少塵垢者,也應該像這樣如法地折伏、善折伏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如被那威基亞瑪西達折伏、善折伏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