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11集9經

詵陀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親戚村的磚屋中。

那時,尊者詵陀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詵陀這麼說:

「詵陀!修駿馬禪,不要修未調馬禪!

而,怎樣是未調馬禪?詵陀!被綁在馬槽的未調馬思念:『牧草!牧草!』那是什麼原因呢?詵陀!因為被綁在馬槽的未調馬不這麼想:『今天馴馬師將對我作什麼懲罰?我應該作什麼對策?』被綁在馬槽的牠思念:『牧草!牧草!』同樣的,詵陀!這類未調人到林野、樹下、空屋,住於心被欲貪所纏縛、被欲貪所制伏,對已生起的欲貪不如實了知出離。他內在作像這樣的欲貪,而後禪修、出禪修、向下禪修、離禪修;住於心被惡意所纏縛、……住於心被惛沈睡眠所纏縛、……住於心被掉舉後悔所纏縛、……住於心被疑所纏縛、被疑所制伏,對已生起的疑不如實了知出離。他內在作像這樣的疑,而後禪修、出禪修、向下禪修、離禪修。

他依止地修禪;依止水修禪;依止火修禪;依止風修禪;依止虛空無邊處修禪;依止識無邊處修禪;依止無所有處修禪;依止非想非非想處修禪;依止此世修禪;依止他世修禪;這裡,凡依止所見、所聞、所覺、所識、所得、所求、被意所隨行而修禪,詵陀!這樣是未調人的禪。

而,詵陀!怎樣是駿馬禪?詵陀!被綁在馬槽的賢駿馬不思念:『牧草!牧草!』那是什麼原因呢?詵陀!因為被綁在馬槽的賢駿馬這麼想:『今天馴馬師將對我作什麼懲罰?我應該作什麼對策?』被綁在馬槽的牠不思念:『牧草!牧草!』詵陀!賢駿馬視這樣挨鞭子為如負債、如縛刑、如沒收、如歹運。同樣的,詵陀!賢駿人到林野、樹下、空屋,住於心不被欲貪所纏縛、不被欲貪所制伏,對已生起的欲貪如實了知出離;住於心不被惡意所纏縛、……住於心不被惛沈睡眠所纏縛、……住於心不被掉舉後悔所纏縛、……住於心不被疑所纏縛、不被疑所制伏,對已生起的疑如實了知出離。

他不依止地修禪,不依止水修禪,不依止火修禪,不依止風修禪,不依止虛空無邊處修禪,不依止識無邊處修禪,不依止無所有處修禪,不依止非想非非想處修禪,不依止此世修禪,不依止他世修禪,這裡,凡不依止所見、所聞、所覺、所識、所得、所求、被意所隨行而修禪,即使那樣,他修禪。而,詵陀!賢駿人這樣修禪,帝釋天、梵天與生主神,必遠遠地禮敬:

『禮敬那賢駿人!禮敬那最勝人!

我們不自證,你依止什麼修禪。』」

當這麼說時,尊者詵陀對世尊這麼說:

「但,大德!禪修的賢駿人怎樣不依止地修禪,不依止水修禪,不依止火修禪,不依止風修禪,不依止虛空無邊處修禪,不依止識無邊處修禪,不依止無所有處修禪,不依止非想非非想處修禪,不依止此世修禪,不依止他世修禪,這裡,凡不依止所見、所聞、所覺、所識、所得、所求、被意所隨行而修禪,即使那樣,他修禪呢?又,大德!賢駿人怎樣修禪,帝釋天、梵天與生主神,必遠遠地禮敬:

『禮敬你,賢駿人!禮敬你,最勝人!

我們不自證,你依止什麼修禪。』呢?」

「詵陀!這裡,對賢駿人來說,關於地,地想消失了;關於水,水想消失了;關於火,火想消失了;關於風,風想消失了;關於虛空無邊處,虛空無邊處想消失了;關於識無邊處,識無邊處想消失了;關於無所有處,無所有處想消失了;關於非想非非想處,非想非非想處想消失了;關於此世,此世想消失了;關於他世,他世想消失了;這裡,凡關於所見、所聞、所覺、所識、所得、所求、被意所隨行之想,也在那裡消失了。

詵陀!禪修的賢駿人這樣不依止地修禪,……(中略)這裡,凡不依止所見、所聞、所覺、所識、所得、所求、被意所隨行修禪,即使那樣,他修禪。

而,詵陀!賢駿人這樣修禪,帝釋天、梵天與生主神,必遠遠地禮敬:

『禮敬那賢駿人!禮敬那最勝人!

我們不自證,你依止什麼修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