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3集40經

增上經

「比丘們!有這三種增上,哪三種呢?自增上、世間增上、法增上。

比丘們!什麼是自增上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樹下,或空屋,像這樣深慮:『我非為了衣服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非為了施食、非為如是有無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而是:「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惱,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然而,我捨去欲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如果遍求像這樣的欲或比它更惡的,這對我是不適當的。』他像這樣深慮:『我的活力將被發動而不退,念已現前而不忘失,身已寧靜而無激情,心已入定而一境。』作出自增上後,他捨斷不善的,修習善的;捨斷有罪過的,修習無罪過的,他護持自己的清淨,比丘們!這被稱為自增上。

比丘們!什麼是世間增上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樹下,或空屋,像這樣深慮:『我非為了衣服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非為了施食、非為如是有無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而是:「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惱,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當我這麼出家時,如果我尋思欲尋、惡意尋、加害尋,而這共住的世間是大的,在廣大的世間中存在有神通、天眼、知他心的沙門、婆羅門,他們看見遠處,但看不見近的[自己],他們以心了知[他人的]心,他們會這麼知道我:「先生!請你們看:這位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正住於被惡不善法覆蓋。」也存在有自身神通、天眼、自身知他心的天神,他們看見遠處,但看不見近的[自己],他們以心了知[他人的]心,他們會這麼知道我:「先生!請你們看:這位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正住於被惡不善法覆蓋。」』他像這樣深慮:『我的活力將被發動而不退,念已現前而不忘失,身已寧靜而無激情,心已入定而一境。』作出世間增上後,他捨斷不善的,修習善的;捨斷有罪過的,修習無罪過的,他護持自己的清淨,比丘們!這被稱為世間增上。

比丘們!什麼是法增上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樹下,或空屋,像這樣深慮:『我非為了衣服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非為了施食、非為如是有無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而是:「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惱,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法是被世尊善說的、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又,有我的同梵行者們住於成為知者、見者,而當我在這麼善說的法律中出家時,如果住於懈怠、放逸,這對我是不適當的。』他像這樣深慮:『我的活力將被發動而不退,念已現前而不忘失,身已寧靜而無激情,心已入定而一境。』作出法增上後,他捨斷不善的,修習善的;捨斷有罪過的,修習無罪過的,他護持自己的清淨,比丘們!這被稱為法增上。

比丘們!有這三種增上。」

「對作惡行為者來說,世間沒有名為秘密之處,
男子!你自己知道:真實或虛妄。

確實,先生!你輕視善巧的見證者之自己,
當自己存在惡的時,你隱瞞自己。

天神們與如來看見,世間中的愚者行不正的,
因此自增上者,以及世間增上者是明智者與禪修者,
法增上者是隨法行者,努力真理的牟尼不被減損。

征服魔、打勝死神後,勤奮者觸達生的滅盡,
像這樣的善聰明者、世間知者,牟尼對於一切法是不等同彼的。」

天使品第四,其攝頌:

「梵天、阿難、舍利弗,因緣、如手,
[天]使、二則王,奢華、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