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3集60經

傷歌邏經

那時,傷歌邏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傷歌邏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我們婆羅門祭祀牲祭,也令人祭祀[牲祭],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凡祭祀與令人祭祀者,那許多身體他們一切都是福德道跡之行道者,即:因為牲祭之故。喬達摩先生!但,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者,他使自己一個人調御,使自己一個人平息,使自己一個人般涅槃,這樣,這一個身體他是福德道跡之行道者,即:因為出家之故。」

「那樣的話,婆羅門!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婆羅門!你怎麼想:這裡,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出現於世間,他這麼說:『來!這是道,這是道跡,依之而行,我以證智自作證無上梵行的立足處後而宣說:來!你們也像那樣實行,依之而行,你們也以證智自作證無上梵行的立足處後,將進入後而住。』像這樣,老師教導這個法,而其他人如實地實行,他們有好幾百、好幾千、好幾十萬。婆羅門!你怎麼想:就像這樣,當存在這樣時,那是一個身體或許多身體的福德道跡呢?即:因為出家之故。」

「喬達摩先生!就像這樣,當存在這樣時,那是許多身體的福德道跡,即:因為出家之故。」

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傷歌邏婆羅門這麼說:

「婆羅門!對你來說,這二種道跡哪一種道跡較容易、較少殺害,以及較大果、較大效益呢?」

當這麼說時,傷歌邏婆羅門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尊師如喬達摩尊師那樣,這些應該被我尊敬,這些應該被我讚賞。」

第二次,尊者阿難對傷歌邏婆羅門這麼說:

「婆羅門!我不這麼問你:『誰應該被你尊敬?誰應該被你讚賞?』婆羅門!我這麼問你:『對你來說,這二種道跡哪一種道跡較容易、較少殺害,以及較大果、較大效益呢?

第二次,傷歌邏婆羅門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尊師如喬達摩尊師那樣,這些應該被我尊敬,這些應該被我讚賞。」

第三次,尊者阿難對傷歌邏婆羅門這麼說:

「婆羅門!我不這麼問你:『誰應該被你尊敬?誰應該被你讚賞?』婆羅門!我這麼問你:『對你來說,這二種道跡哪一種道跡較容易、較少殺害,以及較大果、較大效益呢?

第三次,傷歌邏婆羅門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尊師如喬達摩尊師那樣,這些應該被我尊敬,這些應該被我讚賞。」

那時,世尊這麼想:

「即使到第三次,傷歌邏婆羅門被阿難如法地問問題,都令他消沈不回覆,讓我使他開解。」

那時,世尊對傷歌邏婆羅門這麼說:

「婆羅門!今天,在國王的內宮中,當屬於國王的人共坐集會時,談論中出現了什麼[話題]呢?」

「喬達摩先生!今天,在國王的內宮中,當屬於國王的人共坐集會時,談論中出現了這個[話題]:『以前比丘比較少,但比較多比丘顯示過人法的神通神變,但,現在比丘比較多,卻比較少比丘顯示過人法的神通神變。』喬達摩先生!今天,在國王的內宮中,當屬於國王的人共坐集會時,談論中出現了這個[話題]。」

「婆羅門!有這三種神變,哪三種呢?神通神變、記心神變、教誡神變。

婆羅門!什麼是神通神變呢?婆羅門!這裡,某人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牆、穿壘、穿山而行猶如在虛空中;在地中作浮出與潛入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地上;以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以手碰觸、撫摸日月這樣大神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婆羅門!這被稱為神通神變。

婆羅門!什麼是記心神變呢?婆羅門!這裡,某人以相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而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也不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而在尋、伺時聽聞尋擴散的聲音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

又,婆羅門!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也不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也不在尋、伺時聽聞尋擴散的聲音後告知,而入無尋、無伺定,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先生的意行那樣朝向,這個心[接下來]將直接地尋思到那個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婆羅門!這被稱為記心神變。

婆羅門!什麼是教誡神變呢?婆羅門!這裡,某人這麼教誡:『你們應該這麼尋思,你們不應該這麼尋思;你們應該這麼作意,你們不應該這麼作意;你們應該捨斷這個,你們應該進入後住於這個。』婆羅門!這被稱為教誡神變。

婆羅門!這是三種神變。婆羅門!對這三種神變,你認為哪一種比較優勝、比較勝妙呢?」

「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凡這個神變:這裡,某人經驗各種神通:……(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喬達摩先生!這裡,只有作這個神變者經驗它,也只有它作用於他,喬達摩先生!這個神變對我來說看起來就像如幻法的樣子。

喬達摩先生!凡這個神變:這裡,某人以相而告知:『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喬達摩先生!這裡,某人不以相而告知,而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中略)也不聽聞人、非人、天的聲音後告知,而在尋、伺時聽聞尋擴散的聲音後告知……(中略)也不在尋、伺時聽聞尋擴散的聲音後告知,而入無尋、無伺定,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先生的意行那樣朝向,這個心[接下來]將直接地尋思到那個尋。』即使他告知許多,都如實不異。喬達摩先生!這裡,只有作這個神變者經驗它,也只有它作用於他,喬達摩先生!這個神變對我來說也看起來就像如幻法的樣子。

但,喬達摩先生!凡這個神變:這裡,某人這麼教誡:『你們應該這麼尋思,你們不應該這麼尋思;你們應該這麼作意,你們不應該這麼作意;你們應該捨斷這個,你們應該進入後住於這個。』喬達摩先生!對這三種神變來說,我認為這個神變比較優勝、比較勝妙。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這被喬達摩尊師多麼善說,我們持喬達摩尊師具備三種神變:喬達摩尊師經驗各種神通:……(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喬達摩尊師入無尋、無伺定,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先生的意行那樣朝向,這個心[接下來]將直接地尋思到那個尋。』喬達摩尊師這麼教誡:『你們應該這麼尋思,你們不應該這麼尋思;你們應該這麼作意,你們不應該這麼作意;你們應該捨斷這個,你們應該進入後住於這個。』」

「婆羅門!你所說的言語確實是攻擊性的、該被責備的,但我仍要回答你:婆羅門!我經驗各種神通:『……(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婆羅門!我入無尋、無伺定,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先生的意行那樣朝向,這個心[接下來]將直接地尋思到那個尋。』婆羅門!我這麼教誡:『你們應該這麼尋思,你們不應該這麼尋思;你們應該這麼作意,你們不應該這麼作意;你們應該捨斷這個,你們應該進入後住於這個。』」

「喬達摩先生!但,除了喬達摩尊師之外,有其他一位比丘也具備這三種神變嗎?」

「婆羅門!不只一百位,不只二百位,不只三百位,不只四百位,不只五百位,而是更多比丘具備這三種神變。」

「喬達摩先生!但,那些比丘現在住在哪裡呢?」

「婆羅門!就在這裡的比丘僧團中。」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喬達摩先生!猶如能扶正顛倒的,能顯現被隱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燈火:『有眼者看得見諸色』。同樣的,法被喬達摩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我歸依喬達摩尊師、法、比丘僧團,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婆羅門品第一,其攝頌:

「二則婆羅門與某位,遊行者與達涅槃,
壞滅、婆蹉、低葛那,索尼、傷歌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