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3集63經

偉那額晡勒經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抵達名叫偉那額晡勒的憍薩羅婆羅門村落。

那些偉那額晡勒村的婆羅門屋主們聽聞:

「先生!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已來到了偉那額晡勒,又,那位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他以證智自作證後,為這包括天、魔、梵的世界;包括沙門、婆羅門的世代;包括諸天、人宣說,他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他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見到像那樣的阿羅漢,那就好了!」

那時,那些偉那額晡勒村的婆羅門屋主們去見世尊。抵達後,一些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一些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一些向世尊合掌鞠躬後,在一旁坐下;報出姓名後,在一旁坐下;一些默默地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偉那額晡勒的婆蹉氏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喬達摩先生的諸根是多麼明淨,膚色清淨、皎潔,喬達摩先生!猶如秋天的黃棗是清淨、皎潔的,同樣的,喬達摩先生的諸根是明淨,膚色清淨、皎潔;喬達摩先生!猶如剛從結節處脫落的多羅樹果是清淨、皎潔的,同樣的,喬達摩先生的諸根是明淨,膚色清淨、皎潔;喬達摩先生!猶如熟練的鍛工之子作工細緻的、非常有技術的在鍛冶爐上打造的、放在黃毛布上的閻浮河金幣,輝耀、照亮、照耀,同樣的,喬達摩先生的諸根是明淨,膚色清淨、皎潔,喬達摩先生!凡那些高床、大床,即:高椅、長椅、長羊毛覆蓋物、彩色覆蓋物、長羊毛覆蓋物、白羊毛覆蓋物、厚布墊、毛織墊、邊緣有毛繸的墊子、一邊緣有毛繸的墊子、珠寶刺繡的絹織覆蓋物、絹布、毛織覆蓋物、象背氈墊、馬背氈墊、車上氈墊、羊皮的編織物、頂級羚鹿皮覆蓋物、有頂篷的、兩端有紅色枕墊,喬達摩先生確實是像這樣高床、大床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婆羅門!凡那些高床、大床,即:高椅、長椅、長羊毛覆蓋物、彩色覆蓋物、長羊毛覆蓋物、白羊毛覆蓋物、厚布墊、毛織墊、邊緣有毛繸的墊子、一邊緣有毛繸的墊子、珠寶刺繡的絹織覆蓋物、絹布、毛織覆蓋物、象背氈墊、馬背氈墊、車上氈墊、羊皮的編織物、頂級羚鹿皮覆蓋物、有頂篷的、兩端有紅色枕墊,那些對出家人來說是難得到的,而得到也不適當。

婆羅門!有這三件高床、大床,我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哪三件呢?天之高床、大床,梵之高床、大床,聖之高床、大床,這是三件高床、大床,我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喬達摩先生!什麼是天之高床、大床,喬達摩尊師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婆羅門!這裡,我依止村落或城鎮而住,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那個村落或城鎮,食畢,從施食處返回,我就進入某個森林,就在那裡收集草或樹葉在一處後,我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從離欲、離不善法後,我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我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我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我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經行,那時,這是我的天之經行處;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站立,那時,這是我的天之[站立]處;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坐下,那時,這是我的天之座位;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躺下,那時,這是我的天之高床、大床,婆羅門!這是天之高床、大床,我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除了喬達摩尊師外,其他誰是像這樣天之高床、大床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喬達摩先生!什麼是梵之高床、大床,喬達摩尊師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婆羅門!這裡,我依止村落或城鎮而住,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那個村落或城鎮,食畢,從施食處返回,我就進入某個森林,就在那裡收集草或樹葉在一處後,我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我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以與悲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喜悅俱行之心……(中略)我以與平靜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平靜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經行,那時,這是我的梵之經行處;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站立,……(中略)坐下……(中略)躺下,那時,這是我的梵之高床、大床,婆羅門!這是梵之高床、大床,我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除了喬達摩尊師外,其他誰是像這樣梵之高床、大床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喬達摩先生!什麼是聖之高床、大床,喬達摩尊師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婆羅門!這裡,我依止村落或城鎮而住,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那個村落或城鎮,食畢,從施食處返回,我就進入某個森林,就在那裡收集草或樹葉在一處後,我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我這麼了知:『我的貪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我的瞋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我的癡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經行,那時,這是我的聖之經行處;婆羅門!當存在這樣時,如果我站立,……(中略)坐下……(中略)躺下,那時,這是我的聖之高床、大床,婆羅門!這是聖之高床、大床,我現在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喬達摩先生!除了喬達摩尊師外,其他誰是像這樣聖之高床、大床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喬達摩先生!猶如能扶正顛倒的,能顯現被隱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燈火:『有眼者看得見諸色』。同樣的,法被喬達摩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我歸依喬達摩尊師、法、比丘僧團,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