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3集72經

邪命外道經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拘睒彌城瞿師羅園。

那時,某位邪命外道弟子的屋主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向尊者阿難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邪命外道弟子的屋主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大德!誰的法被善說?誰是世間中的善行者?誰是世間中的善作者(善逝)?」

「那樣的話,屋主!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屋主!你怎麼想:凡為了貪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瞋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癡的捨斷而教導法,他的法被善說了嗎?或者,這裡,以你來說,如何?」

「大德!凡為了貪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瞋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癡的捨斷而教導法,他的法被善說了,這裡,對我來說是這樣。」

「屋主!你怎麼想:凡是為了貪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瞋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癡的捨斷之行者,他們是世間中的善行者嗎?或者,這裡,以你來說,如何?」

「大德!凡是為了貪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瞋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癡的捨斷之行者,他們是世間中的善行者,這裡,對我來說是這樣。」

「屋主!你怎麼想:凡貪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凡瞋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凡癡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他們是世間中的善作者(善逝)嗎?或者,這裡,以你來說,如何?」

「大德!凡貪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凡瞋已被捨斷,……(中略)凡癡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他們是世間中的善作者(善逝),這裡,對我來說是這樣。」

「屋主!像這樣,這被你回答(記說):『大德!凡為了貪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瞋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癡的捨斷而教導法,他的法被善說了。』這被你回答(記說):『大德!凡是為了貪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瞋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癡的捨斷之行者,他們是世間中的善行者。』這被你回答(記說):『大德!凡貪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凡瞋已被捨斷,……(中略)凡癡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他們是世間中的善作者(善逝)。』」

「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沒稱揚自己的法,也沒貶抑他人的法,只在法的教導處(範圍),義理已被說,並且自己不被帶進來,阿難大德!你們為了貪的捨斷而教導法;為了瞋的……(中略)為了癡的捨斷而教導法,阿難大德!你們的法被善說。阿難大德!你們是為了貪的捨斷之行者;為了瞋的……(中略)為了癡的捨斷之行者,阿難大德!你們是世間中的善行者。阿難大德!你們的貪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你們的已被捨斷,……(中略)你們的癡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你們是世間中的善作者(善逝)。

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猶如能扶正顛倒的,能顯現被隱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燈火:『有眼者看得見諸色』。同樣的,法被聖阿難以種種法門說明。阿難大德!我歸依那世尊、法、比丘僧團,請聖阿難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