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11經

步行經

「比丘們!當比丘步行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容忍它,不捨斷、不驅離、不剷除、不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步行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無熱心者、無愧者、常持續懈怠者、活力下劣者。

比丘們!當比丘站立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容忍它,不捨斷、不驅離、不剷除、不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站立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無熱心者、無愧者、常持續懈怠者、活力下劣者。

比丘們!當比丘坐下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容忍它,不捨斷、不驅離、不剷除、不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坐下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無熱心者、無愧者、常持續懈怠者、活力下劣者。

比丘們!當比丘清醒躺臥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容忍它,不捨斷、不驅離、不剷除、不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清醒躺臥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無熱心者、無愧者、常持續懈怠者、活力下劣者。

比丘們!當比丘步行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不容忍它,捨斷、驅離、剷除、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步行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熱心者、有愧者、常持續活力已被發動者、自我努力者。

比丘們!當比丘站立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不容忍它,捨斷、驅離、剷除、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站立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熱心者、有愧者、常持續活力已被發動者、自我努力者。

比丘們!當比丘坐下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不容忍它,捨斷、驅離、剷除、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坐下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熱心者、有愧者、常持續活力已被發動者、自我努力者。

比丘們!當比丘清醒躺臥時,如果生起欲尋或惡意尋或加害尋,如果比丘不容忍它,捨斷、驅離、剷除、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則清醒躺臥的比丘被稱為成為這樣者:熱心者、有愧者、常持續活力已被發動者、自我努力者。」

「不論步行或站立,坐下或者躺臥,
凡尋思依止在家的惡尋者,
他是邪道行者,在能癡迷之事上被癡迷,
像那樣的比丘不能,觸達最上的正覺。

但凡步行或站立,坐下或者躺臥,
平息尋後,在寂靜之尋上喜樂者,
像那樣的比丘能夠,觸達最上的正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