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113經

鞭子經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四種賢駿馬,哪四種呢?

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馬看到鞭影後,驚怖、來到畏懼:『現在馴馬師將對我作什麼懲罰?我應該作什麼對策吧?』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馬,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一種賢駿馬。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馬只看到鞭影後,並不驚怖、來到畏懼,但鞭入身毛了,才驚怖、來到畏懼:『現在馴馬師將對我作什麼懲罰?我應該作什麼對策吧?』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馬,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二種賢駿馬。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馬只看到鞭影後,並不驚怖、來到畏懼,鞭入身毛了,也不驚怖、來到畏懼,但鞭入皮膚了才驚怖、來到畏懼:『現在馴馬師將對我作什麼懲罰?我應該作什麼對策吧?』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馬,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三種賢駿馬。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馬只看到鞭影後,並不驚怖、來到畏懼,鞭入身毛了,也不驚怖、來到畏懼,鞭入皮膚了也不驚怖、來到畏懼,但鞭入骨頭了,才驚怖、來到畏懼:『現在馴馬師將對我作什麼懲罰?我應該作什麼對策吧?』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馬,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四種賢駿馬。

比丘們!這些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四種賢駿馬。同樣的,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四類賢駿人,哪四種呢?

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人聽聞:『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他因此驚怖、來到畏懼;被驚怖而如理勤奮,自我努力,就以身體作證最高的真理,以慧洞察後看見,比丘們!猶如賢駿馬看到鞭影後,驚怖、來到畏懼,比丘們!我說這種賢駿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人,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一種賢駿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人沒聽聞:『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但他親自看見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他因此驚怖、來到畏懼;被驚怖而如理勤奮,自我努力,就以身體作證最高的真理,以慧洞察後看見,比丘們!猶如賢駿馬被鞭入身毛了而驚怖、來到畏懼,比丘們!我說這種賢駿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人,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二種賢駿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人沒聽聞:『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也沒親自看見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但他的親族或血親受苦或死了,他因此驚怖、來到畏懼;被驚怖而如理勤奮,自我努力,就以身體作證最高的真理,以慧洞察後看見,比丘們!猶如賢駿馬被鞭入皮膚了而驚怖、來到畏懼,比丘們!我說這種賢駿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人,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三種賢駿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一種賢駿人沒聽聞:『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也沒親自看見在像那樣名字的村落或城鎮,有女人或男人受苦或死了,也無他的親族或血親受苦或死了,但他以身體感受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奪命的苦而親自遭遇到了,他因此驚怖、來到畏懼;被驚怖而如理勤奮,自我努力,就以身體作證最高的真理,以慧洞察後看見,比丘們!猶如賢駿馬被鞭入骨頭了而驚怖、來到畏懼,比丘們!我說這種賢駿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如此之類的賢駿人,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四種賢駿人。

比丘們!這些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四種賢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