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164經

忍耐經第一

「比丘們!有這四種行道,哪四種呢?不能忍耐的行道、能忍耐的行道、調御的行道、寂靜的行道。

比丘們!什麼是不能忍耐的行道呢?比丘們!這裡,某人對咒罵者咒罵回去;對激怒者激怒回去;對爭論者爭論回去,比丘們!這被稱為不能忍耐的行道。

比丘們!什麼是能忍耐的行道呢?比丘們!這裡,某人對咒罵者不咒罵回去;對激怒者不激怒回去;對爭論者不爭論回去,比丘們!這被稱為能忍耐的行道。

比丘們!什麼是調御的行道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眼根的不防護時,貪憂、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眼根,在眼根上達到自制;以耳聽聲音後……以鼻聞氣味後,……以舌嚐味道後,……以身觸所觸後,……以意識知法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意根的不防護時,貪憂、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意根,在意根上達到自制,比丘們!這被稱為調御的行道。

比丘們!什麼是寂靜的行道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不忍受已生起的欲尋,使它走到捨斷、除去、平息、作終結、不存在,已生起的惡意尋……(中略)已生起的加害尋……不忍受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使它走到捨斷、除去、平息、作終結、不存在,比丘們!這被稱為寂靜的行道。

比丘們!這是四種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