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178經

泥沼池經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四種人,哪四種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有身之滅。當他作意有身之滅時,心不躍入於有身之滅,不明淨、不住立、不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有身之滅不能被期待。比丘們!猶如男子以塗黏膠的手抓住枝條,他的手會黏住、會抓住、會被捕住。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有身之滅。當他作意有身之滅時,心不躍入於有身之滅,不明淨、不住立、不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有身之滅不能被期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有身之滅。當他作意有身之滅時,心躍入於有身之滅,明淨、住立、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有身之滅能被期待。比丘們!猶如男子以乾淨的手抓住枝條,他的手既不會黏住、也不會抓住、也不會被捕住。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有身之滅。當他作意有身之滅時,心躍入於有身之滅,明淨、住立、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有身之滅能被期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無明之破壞。當他作意無明之破壞時,心不躍入於無明之破壞,不明淨、不住立、不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無明之破壞不能被期待。比丘們!猶如有一個多年的泥沼池,如果男子關閉所有的入口,並且打開所有的出口,老天又不完全保持補給,比丘們!這樣,那泥沼池堤防的破壞不能被預期。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無明之破壞。當他作意無明之破壞時,心不躍入於無明之破壞,不明淨、不住立、不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無明之破壞不能被期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無明之破壞。當他作意無明之破壞時,心躍入於無明之破壞,明淨、住立、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無明之破壞能被期待。比丘們!猶如有一個多年的泥沼池,如果男子打開所有的入口,並且關閉所有的出口,老天又完全保持補給,比丘們!這樣,那泥沼池堤防的破壞能被預期。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進入後住於某種寂靜的心解脫,他作意無明之破壞。當他作意無明之破壞時,心躍入於無明之破壞,明淨、住立、勝解。比丘們!這樣,那位比丘的無明之破壞能被期待。

比丘們!這些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四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