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28經

聖種姓經

「比丘們!有這四個聖種姓被認為最原始、被長久認可、被認為種姓、古老、未被摻雜、過去未被摻雜、不被摻雜、將不被摻雜、不被有智的沙門[或]婆羅門非難,哪四個呢?

比丘們!比丘是無論怎樣的衣服之已知足者、無論怎樣的衣服之已知足的稱讚者、不因衣服之故來到不適當的邪求,得不到衣服不戰慄,得到衣服不被繫結地、昏頭地、有罪過地、不見過患地、無出離慧地受用,又,他既不以這無論怎樣的衣服之已知足而稱讚自己,也不輕蔑他人,凡在那裡熟練、不怠惰、正知、憶念者,比丘們!這被稱為『住立於往昔最高聖種姓的比丘』。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無論怎樣的施食之已知足者、無論怎樣的施食之已知足的稱讚者、不因施食之故來到不適當的邪求,得不到施食不戰慄,得到施食不被繫結地、昏頭地、有罪過地、不見過患地、無出離慧地受用,又,他既不以這無論怎樣的施食之已知足而稱讚自己,也不輕蔑他人,凡在那裡熟練、不怠惰、正知、憶念者,比丘們!這被稱為『住立於往昔最高聖種姓的比丘』。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無論怎樣的住處之已知足者、無論怎樣的住處之已知足的稱讚者、不因住處之故來到不適當的邪求,得不到住處不戰慄,得到住處不被繫結地、昏頭地、有罪過地、不見過患地、無出離慧地受用,又,他既不以這無論怎樣的住處之已知足而稱讚自己,也不輕蔑他人,凡在那裡熟練、不怠惰、正知、憶念者,比丘們!這被稱為『住立於往昔最高聖種姓的比丘』。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在修習中歡樂者,樂於修習者;是在捨斷中歡樂者,樂於捨斷者,又,他既不以是在修習中歡樂者,樂於修習者;是在捨斷中歡樂者,樂於捨斷者而稱讚自己,也不輕蔑他人,凡在那裡熟練、不怠惰、正知、憶念者,比丘們!這被稱為『住立於往昔最高聖種姓的比丘』。

比丘們!這是四個聖種姓被認為最原始、被長久認可、被認為種姓、古老、未被摻雜、過去未被摻雜、不被摻雜、將不被摻雜、不被有智的沙門婆羅門非難。

比丘們!具備這四個聖種姓的比丘如果住在東方,他征服不喜樂,不喜樂不征服他;如果住在西方,他征服不喜樂,不喜樂不征服他;如果住在北方,他征服不喜樂,不喜樂不征服他;如果住在南方,他征服不喜樂,不喜樂不征服他,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是征服不喜樂與喜樂的堅固者。」

「不喜樂不征服堅固者,不喜樂不征服堅固者,
堅固者征服不喜樂,因為堅固者是不喜樂的征服者。

對離開一切業的排除者誰能遮止?
如閻浮檀金的金幣,誰能誹謗他?
天神們讚賞他,也被梵天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