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35經

作雨者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作雨者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摩揭陀國大臣作雨者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我們安立具備四法者為有大慧的大丈夫,哪四個呢?喬達摩先生!這裡,他是各種生起所聞的多聞者;他知道各種所說的義理:『這是這個所說的道理,這是這(那)個所說的道理。』他是有念者,很久以前做過的、很久以前說過的記憶者與回憶者;凡那些在家者所有應該作的事,在那裡,他是熟練者、不懶惰者,具備適當方法與考察足以執行與安排,喬達摩先生!我們安立具備這四法者為有大慧的大丈夫。喬達摩先生!如果對我[所說]應該隨喜的,請喬達摩尊師對我隨喜;喬達摩先生!如果對我[所說]應該反駁的,請喬達摩尊師反駁我。」

「婆羅門!我既不隨喜,也不反駁,婆羅門!我安立具備四法者為有大慧的大丈夫,哪四個呢?婆羅門!這裡,他是為了眾人的福利、為了眾人的安樂之行者,對眾人在聖智上的樹立者,即:好法性、善法性;他尋思凡他希望尋思的尋,他不尋思凡他不希望尋思的尋,他意圖凡他希望意圖的意圖,他不意圖凡他不希望意圖的意圖,像這樣,他在尋之路上是心得自在者;他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他以諸煩惱的滅盡,當生以證智自作證後,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婆羅門!我對你[所說]既不隨喜,也不反駁,婆羅門!我安立具備這四法者為有大慧的大丈夫。」

「不可思議啊,喬達摩先生!未曾有啊,這被喬達摩先生多麼善說啊!喬達摩先生!我們持喬達摩尊師具備這四法,因為喬達摩尊師是為了眾人的福利、為了眾人的安樂之行者,對那些眾人在聖智上的樹立者,即:好法性、善法性;因為喬達摩尊師尋思凡他希望尋思的尋,他不尋思凡他不希望尋思的尋,他意圖凡他希望意圖的意圖,他不意圖凡他不希望意圖的意圖,喬達摩尊師在尋之路上是心得自在者;因為喬達摩尊師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因為喬達摩尊師以諸煩惱的滅盡,當生以證智自作證後,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

「婆羅門!你所說的言語對我確實是攻擊性的、該被責備的,但我仍要回答你:我是為了眾人的福利、為了眾人的安樂之行者,對那些眾人在聖智上的樹立者,即:好法性、善法性;我尋思凡他希望尋思的尋,我不尋思凡我不希望尋思的尋,我意圖凡我希望意圖的意圖,我不意圖凡我不希望意圖的意圖,我在尋之路上是心得自在者;我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我以諸煩惱的滅盡,當生以證智自作證後,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

「凡知道令一切眾生從死神的捕網脫離者,
告知對天與人有益的理趣與法,
凡看見與聽聞後,許多人淨信[他]。

道與非道的熟練者,應該作的都已作、無煩惱,
最後身的佛陀,被稱為『(有大慧的)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