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36經

兜那經

有一次,世尊走在巫葛德與謝德逼雅的旅途中,兜那婆羅門也走在巫葛德與謝德逼雅的旅途中。兜那婆羅門看見世尊的足跡中有千輻車輪,具有輪圈、具有輪轂,一切樣相完整。看見後,心想:

「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這些確實不是身為人的足跡。」

那時,世尊離開道路,坐在某棵樹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

那時,兜那婆羅門隨著世尊的足跡走來,看見世尊坐在某棵樹下,清淨的、引人淨信的、根寂靜的、意寂靜的,為已達最高調御與寂止者,根已調御、已守護、已自制的龍。看見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對世尊這麼說:

「尊師會是天神嗎?」

「婆羅門!我不會是天神。」

「尊師會是乾達婆嗎?」

「婆羅門!我不會是乾達婆。」

「尊師會是夜叉嗎?」

「婆羅門!我不會是夜叉。」

「尊師會是人嗎?」

「婆羅門!我不會是人。」

「當被像這樣問:『尊師會是天神嗎?』你說:『婆羅門!我不會是天神。』當被像這樣問:『尊師會是乾達婆嗎?』你說:『婆羅門!我不會是乾達婆。』當被像這樣問:『尊師會是夜叉嗎?』你說:『婆羅門!我不會是夜叉。』當被像這樣問:『尊師會是人嗎?』你說:『婆羅門!我不會是人。』那樣的話,尊師會是什麼呢?」

「婆羅門!凡我會成為天神的未斷煩惱,那些煩惱已被我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凡我會成為乾達婆……會成為夜叉……會成為人的未斷煩惱,那些煩惱已被我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猶如青蓮,或紅蓮,或白蓮生於水中,長於水中,而高出於水面,不被水所污染而立。同樣的,婆羅門!我生於世間,長於世間,能克服世間,不被世間污染而住。婆羅門!請你視我為『佛陀』。」

「凡依之會往生天神,或行於空中的乾達婆,
依之會成為夜叉狀態,會走到人的狀態,
那些煩惱已被我滅盡,已碎破、已破壞。

如可愛的白蓮不被水染污,
我不被世間污染,因此,婆羅門!我是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