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37經

不衰退經

「比丘們!具備四法的比丘不可能衰退,[他]就在涅槃的面前,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是戒具足者、守護根門者、飲食知適量者、專修清醒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戒具足者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是持戒者,住於被波羅提木叉的自制所防護,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罪中看見可怕,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比丘們!比丘這樣是戒具足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守護根門者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眼根的不防護時,貪憂、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眼根,在眼根上達到自制;以耳聽聲音後……以鼻聞氣味後,……以舌嚐味道後,……以身觸所觸後,……以意識知法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意根的不防護時,貪憂、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意根,在意根上達到自制,比丘們!比丘這樣是守護根門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飲食知適量者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吃食物:『不為了享樂,不為了陶醉,不為了好身材,不為了莊嚴,只為了這個身體的存續、生存,為了止息傷害,為了資助梵行。這樣,我將擊退之前的感受,不激起新的感受,健康、無過失,樂住。』比丘們!比丘這樣是飲食知適量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專修清醒者呢?比丘們!這裡,比丘白天以經行、坐禪,心從障礙法淨化。在初夜時段,以經行、坐禪,心從障礙法淨化。在中夜時段,以右脅作獅子臥,將[左]腳放在[右]腳上,正念、正知,意念作起身想。在後夜時段,再以經行、坐禪,心從障礙法淨化,比丘們!比丘這樣是專修清醒者。

比丘們!具備這四法的比丘不可能衰退,[他]就在涅槃的面前。」

「比丘是在戒上的住立者,在根門上的防護者,
在飲食上的知適量者,他專修清醒。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修習著善法,離軛安穩能被得到。

樂於不放逸的比丘,看見放逸的恐怖,
不可能衰退,[他]就在涅槃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