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61經

有益的行為經

那時,屋主給孤獨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

「屋主!世間中有這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四法,哪四個呢?『願我的財富合法地生起。』這是世間中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第一法。

當合法地得到財富後,『願我的名聲連同親族、和尚[的名聲]到來。』這是世間中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第二法。

當合法地得到財富,連同親族、和尚得到名聲後,『願我活得長久,保持長壽。』這是世間中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第三法。

當合法地得到財富,連同親族、和尚得到名聲,活得長久,保持長壽後,『願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是世間中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第四法。

屋主!有四法導向得到這些世間中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四法,哪四個呢?信具足、戒具足、施捨具足、慧具足。

屋主!如何是信具足呢?屋主!這裡,聖弟子是有信者,信如來的覺:『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屋主!這被稱為信具足。

屋主!如何是戒具足呢?屋主!這裡,聖弟子是離殺生者,……(中略)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屋主!這被稱為戒具足。

屋主!如何是施捨具足呢?屋主!這裡,聖弟子以離慳垢之心住於在家,自在地施捨,親手施與,樂於捨,回應乞求,樂於均分與布施者,屋主!這被稱為施捨具足。

屋主!如何是慧具足呢?屋主!當以被貪婪、邪貪征服的心而住時,他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當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時,使名聲與安樂滅亡。屋主!當以被惡意征服的心而住時,他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當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時,使名聲與安樂滅亡。屋主!當以被惛沈睡眠征服的心而住時,他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當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時,使名聲與安樂滅亡。屋主!當以被掉舉後悔征服的心而住時,他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當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時,使名聲與安樂滅亡。屋主!當以被疑惑征服的心而住時,他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當作不應該作的,違犯應該作的時,使名聲與安樂滅亡。

屋主!『貪婪、邪貪是心的小雜染。』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捨斷貪婪、邪貪之心的小雜染。『惡意是心的小雜染。』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捨斷惡意之心的小雜染。『惛沈睡眠是心的小雜染。』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捨斷惛沈睡眠之心的小雜染。『掉舉後悔是心的小雜染。』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捨斷掉舉後悔之心的小雜染。『疑惑是心的小雜染。』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捨斷疑惑之心的小雜染。

屋主!『貪婪、邪貪是心的小雜染。』當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是貪婪、邪貪之心的小雜染已捨斷者。『惡意是心的小雜染。』當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是惡意之心的小雜染已捨斷者。『惛沈睡眠是心的小雜染。』當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是惛沈睡眠之心的小雜染已捨斷者。『掉舉後悔是心的小雜染。』當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是掉舉後悔之心的小雜染已捨斷者。『疑惑是心的小雜染。』當聖弟子像這樣知道後,是疑惑之心的小雜染已捨斷者。屋主!這被稱為大慧、廣慧、看見視野、慧具足的聖弟子,屋主!這被稱為慧具足。

屋主!這是四法導向得到這些世間中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難得的四法。

屋主!聖弟子以活力的努力所得,以腕力所積聚,以流汗所得,以如法所得的如法物財富,成為四種有益行為的作者,哪四種呢?

屋主!這裡,聖弟子以活力的努力所得,以腕力所積聚,以流汗所得,以如法所得的如法物財富使自己快樂、喜悅、適當地維持快樂;使父母快樂、喜悅、適當地維持快樂;使妻兒、奴僕、工人、傭人快樂、喜悅、適當地維持快樂;使朋友、同事快樂、喜悅、適當地維持快樂,這是其第一個來到正確的地方、來到有益、有因地被使用。

再者,屋主!聖弟子以活力的努力所得,以腕力所積聚,以流汗所得,以如法所得的如法物財富,凡是那些災禍:或火或水或國王或盜賊或不愛的繼承人,他在像那樣的災禍上作防禦,為自己作安穩,這是其第二個來到正確的地方、來到有益、有因地被使用。

再者,屋主!聖弟子以活力的努力所得,以腕力所積聚,以流汗所得,以如法所得的如法物財富,是五種供祭的作者:親族的供祭、賓客的供祭、祖靈的供祭、國王的供祭、天神的供祭,這是其第三個來到正確的地方、來到有益、有因地被使用。

再者,屋主!聖弟子以活力的努力所得,以腕力所積聚,以流汗所得,以如法所得的如法物財富,凡那些已離憍慢放逸,忍耐與柔和已住立,個個使自己調御,個個使自己平息,個個使自己般涅槃的沙門、婆羅門,在像這樣的沙門、婆羅門上建立目標崇高的、天的、安樂果報的、導向天界的供養,這是其第四個來到正確的地方、來到有益、有因地被使用。

屋主!聖弟子以活力的努力所得,以腕力所積聚,以流汗所得,以如法所得的如法物財富,這是四種有益行為的作者。屋主!凡任何人的財富以這四種有益行為以外走到遍盡者,屋主!這些財富被稱為來到不正確的地方、來到無益、非因地被使用,屋主!凡任何人的財富以這四種有益行為走到遍盡者,屋主!這些財富被稱為來到正確的地方、來到有益、有因地被使用。」

「我是財富受用者、依存者的養育者,度脫災禍者,
目標崇高的供養之施與者,還是五種供祭的作者,
對[自我]抑制之梵行者,持戒者的供養者。

居家的賢智者,凡能欲求財富的利益,
我的那個利益已達到,已被作而無後悔。

不免一死的人憶念這個,在聖者之法中已住立的人,
就在這裡他們讚賞他,死後他在天界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