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4集97經

迅速注意經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四種人,哪四種呢?為自己利益而非為他人利益的行者、為他人利益而非為自己利益的行者、既非為自己利益也非為他人利益的行者、既為自己利益也為他人利益的行者。

哪種人是為自己利益而非為他人利益的行者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對善法的迅速注意者,是屬於所聽聞法的憶持者,是所憶持法的義理考察者,是知道義理、知道法後的法、隨法行者,但不是言語的善巧者、說話的善巧者,[不]具備話語優雅、明瞭、流暢、令知義理,也不是開示、勸發、鼓勵同梵行者,使之歡喜者,比丘們!這樣的人是為自己利益而非為他人利益的行者。

哪種人是為他人利益而非為自己利益的行者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既非對善法的迅速注意者,也非屬於所聽聞法的憶持者,也非所憶持法的義理考察者,也非知道義理、知道法後的法、隨法行者,但他是言語的善巧者、說話的善巧者,具備話語優雅、明瞭、流暢、令知義理,也是開示、勸發、鼓勵同梵行者,使之歡喜者,比丘們!這樣的人是為他人利益而非為自己利益的行者。

哪種人是既非為自己利益也非為他人利益的行者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既非對善法的迅速注意者,也非屬於所聽聞法的憶持者,也非所憶持法的義理考察者,也非知道義理、知道法後的法、隨法行者,也不是言語的善巧者、說話的善巧者,[不]具備話語優雅、明瞭、流暢、令知義理,也不是開示、勸發、鼓勵同梵行者,使之歡喜者,比丘們!這樣的人是既非為自己利益也非為他人利益的行者。

哪種人是既為自己利益也為他人利益的行者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既是對善法的迅速注意者,也是屬於所聽聞法的憶持者,也是所憶持法的義理考察者,是知道義理、知道法後的法、隨法行者,也是言語的善巧者、說話的善巧者,具備話語優雅、明瞭、流暢、令知義理,也是開示、勸發、鼓勵同梵行者,使之歡喜者,比丘們!這樣的人是既為自己利益也為他人利益的行者。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四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