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5集140經

能聽聞者經

「比丘們!具備五支為國王的龍象、適合國王的、國王使用的、被名為國王肢體的一部分,哪五個呢?比丘們!這裡,國王的龍象是能聽聞者、能攻擊者、能守護者、能忍耐者、能行者。

比丘們!國王的龍象如何是能聽聞者呢?比丘們!凡被調御象的調御者令作的懲治,不論以前做過或以前沒做過,國王的龍象都作為核心作意、全心注意後傾耳聽聞,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這樣是能聽聞者。

比丘們!國王的龍象如何是能攻擊者呢?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進入戰場攻擊象,也攻擊騎象者;攻擊馬,也攻擊騎馬者;攻擊車,也攻擊駕車者,也攻擊步兵,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這樣是能攻擊者。

比丘們!國王的龍象如何是能守護者呢?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進入戰場守護前身,守護後身,守護前足,守護後足,守護頭,守護耳,守護牙,守護鼻,守護尾,守護騎象者,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這樣是能守護者。

比丘們!國王的龍象如何是能忍耐者呢?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進入戰場是矛槍打擊、刀劍打擊、箭打擊、斧打擊,大鼓、小鼓、法螺、鑵鼓的響亮聲音的忍耐者,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這樣是能忍耐者。

比丘們!國王的龍象如何是能行者呢?比丘們!凡被調御象的調御者令送的方向,不論以前去過或以前沒去過,國王的龍象都是迅速的行者,比丘們!國王的龍象這樣是能行者。

比丘們!具備這五支為國王的龍象、適合國王的、國王使用的、被名為國王肢體的一部分。

同樣的,比丘們!具備五法的比丘應該被奉獻、應該被供奉、應該被供養、應該被合掌,為世間的無上福田,哪五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是能聽聞者、能攻擊者、能守護者、能忍耐者、能行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能聽聞者呢?比丘們!當被如來宣說的法律被教導時,比丘作為核心作意、全心注意後傾耳聽法,比丘們!比丘這樣是能聽聞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能攻擊者呢?比丘們!比丘已生起欲尋時,不容忍它,捨斷、驅離(攻擊)、剷除、使之走到不存在;已生起惡意尋時……(中略)已生起加害尋時……(中略)在惡不善法生起時,不容忍它,捨斷、驅離、剷除、使之走到不存在,比丘們!比丘這樣是能攻擊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能守護者呢?比丘們!比丘以眼見色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眼根的不防護時,貪憂、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眼根,在眼根上達到自制;以耳聽聲音後……以鼻聞氣味後,……以舌嚐味道後,……以身觸所觸後,……以意識知法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意根的不防護時,貪憂、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意根,在意根上達到自制,比丘們!比丘這樣是能守護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能忍耐者呢?比丘們!比丘是寒、暑、飢、渴,與蠅、蚊、風、日、蛇的接觸,辱罵、誹謗的語法的忍耐者,是屬於已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奪命的身體感受的忍住者,比丘們!比丘這樣是能忍耐者。

比丘們!比丘如何是能行者呢?比丘們!凡經這長途[輪迴],這以前沒去過方向,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比丘是迅速的行者,比丘們!比丘這樣是能行者。

比丘們!具備這五法的比丘應該被奉獻、……(中略)世間的無上福田。」

王品第四,其攝頌:

「隨轉輪、王,無論何方與二則祈望,
少睡、吃食物者,不能忍耐者與能聽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