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5集180經

額偉細經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

世尊走在旅途中,在某處看見大沙羅樹林。看見後,離開道路,去那個沙羅樹林。抵達後,進入那個沙羅樹林,在某處露出微笑。

那時,尊者阿難心想:

「什麼因、什麼緣世尊露出微笑呢?世尊不無原因地露出微笑的。」

那時,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什麼因、什麼緣世尊露出微笑呢?世尊不無原因地露出微笑的。」

「阿難!從前,這個地方是成功的、繁榮的、人多的、人雜亂的城市,又,阿難!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近依這個城市而住。阿難!有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名叫額偉細的優婆塞,他是在戒上的未全分行者,阿難!五百位被額偉細優婆塞承認、勸導的優婆塞[也]是在戒上的未全分行者。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這麼想:『我對這五百位優婆塞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我是在戒上的未全分行者,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在戒上的未全分行者,這樣,這是相同的,沒有任何多的,來吧![讓]我比[他們]多。』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去見那五百位優婆塞,抵達後,對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說:

『尊者們!從今天起,請你們憶持我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想:

『聖額偉細對我們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聖額偉細將成為在戒上的全分行者,更何況我們。』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去見額偉細優婆塞,抵達後,對額偉細優婆塞這麼說:

『聖額偉細!從今天起,請你憶持這五百位優婆塞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這麼想:『我對這五百位優婆塞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我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這樣,這是相同的,沒有任何多的,來吧![讓]我比[他們]多。』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去見那五百位優婆塞,抵達後,對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說:

『尊者們!從今天起,請你們憶持我是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想:

『聖額偉細對我們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聖額偉細將成為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更何況我們。』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去見額偉細優婆塞,抵達後,對額偉細優婆塞這麼說:

『聖額偉細!從今天起,請你憶持這五百位優婆塞是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這麼想:『我對這五百位優婆塞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我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我是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這樣,這是相同的,沒有任何多的,來吧![讓]我比[他們]多。』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去見那五百位優婆塞,抵達後,對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說:

『尊者們!從今天起,請你們憶持我是戒絕晚上吃食物、非時食的一日一食者。』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想:

『聖額偉細對我們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聖額偉細將成為戒絕晚上吃食物、非時食的一日一食者,更何況我們。』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去見額偉細優婆塞,抵達後,對額偉細優婆塞這麼說:

『聖額偉細!從今天起,請你憶持這五百位優婆塞是戒絕晚上吃食物、非時食的一日一食者。』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這麼想:『我對這五百位優婆塞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我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在戒上的全分行者;我是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梵行者,行遠離,戒絕婬欲、俗法;我是戒絕晚上吃食物、非時食的一日一食者,這五百位優婆塞也是戒絕晚上吃食物、非時食的一日一食者,這樣,這是相同的,沒有任何多的,來吧![讓]我比[他們]多。』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抵達後,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願我得在世尊面前出家,願我得受具足戒。』

阿難!那時,額偉細優婆塞得在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後不久,當額偉細比丘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額偉細比丘成為眾阿羅漢之一。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這麼想:

『聖額偉細對我們是很有助益者、先導者、勸導者,聖額偉細剃除髮鬚、裹上袈裟衣後,將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更何況我們。』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去見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抵達後,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願我們得在世尊面前出家,願我們得受具足戒。』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優婆塞得在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阿難!那時,額偉細比丘這麼想:『我是這無上解脫樂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啊!這五百位比丘確實也會是這無上解脫樂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阿難!那時,那五百位比丘住於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們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阿難!像這樣,額偉細為上首的那五百位比丘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地努力,作證無上解脫,阿難!因此,在這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要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地努力,作證無上解脫。』阿難!你們應該這麼學。」

優婆塞品第三,其攝頌:

「怯怖、無畏、地獄,怨敵、旃陀羅為第五則,
喜、買賣、國王,在家人與額偉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