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5集200經

出離經

「比丘們!有這五個出離界,哪五個呢?

比丘們!這裡,當比丘作意欲時,心在欲上不躍出、不明淨、不住立、不解脫,但,當他作意離欲時,心在離欲上明淨、住立、解脫,他的心是善去的(善逝的)、善修習的、善升起的、善解脫的、善離被欲所縛的,凡以欲為緣生起的煩惱、惱害、熱惱,他從那些脫離,他不感受那個感受,這被說為欲的出離。

再者,比丘們!當比丘作意惡意時,心在惡意上不躍出、不明淨、不住立、不解脫,但,當他作意無惡意時,心在無惡意上明淨、住立、解脫,他的心是善去的(善逝的)、善修習的、善升起的、善解脫的、善離被惡意所縛的,凡以惡意為緣生起的煩惱、惱害、熱惱,他從那些脫離,他不感受那個感受,這被說為惡意的出離。

再者,比丘們!當比丘作意加害時,心在加害上不躍出、不明淨、不住立、不解脫,但,當他作意無加害時,心在無加害上明淨、住立、解脫,他的心是善去的(善逝的)、善修習的、善升起的、善解脫的、善離被加害所縛的,凡以傷害為緣生起的煩惱、惱害、熱惱,他從那些脫離,他不感受那個感受,這被說為加害的出離。

再者,比丘們!當比丘作意色時,心在色上不躍出、不明淨、不住立、不解脫,但,當他作意無色時,心在無色上明淨、住立、解脫,他的心是善去的(善逝的)的、善修習的、善升起的、善解脫的、善離被色所縛的,凡以色為緣生起的煩惱、惱害、熱惱,他從那些脫離,他不感受那個感受,這被說為色的出離。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比丘作意有身時,心在有身上不躍出、不明淨、不住立、不解脫,但,當他作意有身滅時,心在有身滅上明淨、住立、解脫,他的心是善去的(善逝的)、善修習的、善升起的、善解脫的、善離被有身所縛的,凡以有身為緣生起的煩惱、惱害、熱惱,他從那些脫離,他不感受那個感受,這被說為有身的出離。

對他來說,欲的歡喜不潛在;惡意的歡喜不潛在;加害的歡喜不潛在;色的歡喜不潛在;有身的歡喜不潛在,比丘們!這被稱為無煩惱潛在趨勢,切斷渴愛,破壞結,以慢的完全止滅而得到苦的結束之比丘。

比丘們!這是五個應該被驅出之界。」

婆羅門品第五,其攝頌:

「狗、兜那、傷歌邏,葛拉那巴利與賓其亞尼,
夢、雨、言語,家、出離。」

第四個五時則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