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5集30經

那提迦經

我聽到的是這樣: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進行遊行,抵達名叫一奢能伽羅的憍薩羅婆羅門村落,在那裡,世尊住在一奢能伽羅的一奢能伽羅叢林中。

一奢能伽羅的婆羅門屋主們聽聞:

「先生!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已到達一奢能伽羅,又,那位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他以證智自作證後,為這包括天、魔、梵的世界;包括沙門、婆羅門的世代;包括諸天、人宣說,他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他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見到像那樣的阿羅漢,那就好了!」

那時,一奢能伽羅的婆羅門屋主們當那夜過後,拿了豐盛的硬食與軟食前往一奢能伽羅叢林中。抵達後,以吵雜、高聲、大聲住立在外面的門屋。而當時,尊者那提迦為世尊的侍者。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那提迦:

「那麼,那提迦!是誰以吵雜、高聲、大聲讓人認為他們是掠奪魚的漁夫呢?」

「大德!這些是一奢能伽羅的婆羅門屋主們,為世尊與比丘僧團拿了豐盛的硬食與軟食,以吵雜、高聲、大聲住立在外面的門屋。」

「那提迦!我不要找名聲,也不要名聲來找我,那提迦!凡對這些我隨欲獲得、不困難獲得、無困難獲得的離欲樂、獨居樂、寂靜樂、正覺樂不會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讓他享受那不淨樂,睡眠樂,利養、恭敬、名聲樂。」

「大德!現在,請世尊同意!請善逝同意!大德!現在是世尊同意的時機,現在,世尊所到之處,城鎮與地方的婆羅門屋主們將如傾斜般而至。大德!猶如當天下大雨時,雨水向低地流。同樣的,大德!現在,世尊所到之處,城鎮與地方的婆羅門屋主們將如傾斜般而至,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世尊像這樣的戒與慧。」

「那提迦!我不要找名聲,也不要名聲來找我,那提迦!凡對這些我隨欲獲得、不困難獲得、無困難獲得的離欲樂、獨居樂、寂靜樂、正覺樂不會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讓他享受那不淨樂,睡眠樂,利養、恭敬、名聲樂。

那提迦!對吃的、喝的、嚼的、品嘗的來說,大小便,這是它的結果。

那提迦!對可愛的來說,以變易、變異而生起愁、悲、苦、憂、絕望,這是它的結果。

那提迦!對致力於不淨相實踐者來說,確立對淨相的厭逆性,這是它的結果。

那提迦!對在六觸處上住於無常隨觀者來說,確立對觸的厭逆性,這是它的結果。

那提迦!對在五取蘊上住於生滅隨觀者來說,確立對取的厭逆性,這是它的結果。」

五支品第三,其攝頌:

「二則不尊重、小雜染,破戒與資助,
解脫、定、五支,經行與那提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