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5集57經

應該常常被省察處經

「比丘們!有這五處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哪五個呢?『我是老法,未跨越老。』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我是病法,未跨越病。』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我是死法,未跨越死。』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我[會]與一切所愛的、合意的分離、別離。』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我有自己的業,是業的繼承者,以業為根源,是業的眷屬,以業為所依,凡我將作的業,善或惡,我將成為其繼承者。』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

比丘們!緣於什麼利益而『我是老法,未跨越老。』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呢?比丘們!眾生在年輕時有年輕的憍慢,他以其僅有的憍慢而以身行惡、以語行惡、以意行惡,[但]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則那在年輕時年輕的憍慢全部被捨斷或變薄。比丘們!緣於這個利益而『我是老法,未跨越老。』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

比丘們!緣於什麼利益而『我是病法,未跨越病。』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呢?比丘們!眾生在無病時有無病的憍慢,他以其僅有的憍慢而以身行惡、以語行惡、以意行惡,[但]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則那在無病時無病的憍慢全部被捨斷或變薄。比丘們!緣於這個利益而『我是病法,未跨越病。』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

比丘們!緣於什麼利益而『我是死法,未跨越死。』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呢?比丘們!眾生在活命時有活命的憍慢,他以其僅有的憍慢而以身行惡、以語行惡、以意行惡,[但]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則那在活命時活命的憍慢全部被捨斷或變薄。比丘們!緣於這個利益而『我是死法,未跨越死。』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

比丘們!緣於什麼利益而『一切所愛的、合意的[會]與我分離、別離。』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呢?比丘們!眾生對所愛的、合意的有欲與貪,他以貪與染著而以身行惡、以語行惡、以意行惡,[但]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則那對所愛的、合意的之欲與貪全部被捨斷或變薄。比丘們!緣於這個利益而『我[會]與一切所愛的、合意的分離、別離。』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

比丘們!緣於什麼利益而『我有自己的業,是業的繼承者,以業為根源,是業的眷屬,以業為所依,凡我將作的業,善或惡,我將成為其繼承者。』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呢?比丘們!眾生有身惡形、語惡行、意惡行,[但]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惡行全部被捨斷或變薄。比丘們!緣於這個利益而『我有自己的業,是業的繼承者,以業為根源,是業的眷屬,以業為所依,凡我將作的業,善或惡,我將成為其繼承者。』應該常常被女子或男子或在家者或出家者省察。

比丘們!那聖弟子像這樣深慮:『非只我一個是老法,未跨越老,而是所有來、去;死、往生眾生之所及,一切眾生都是老法,未跨越老。』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道被生起,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當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時,結完全被捨斷,煩惱潛在趨勢被消除了。

比丘們!那聖弟子像這樣深慮:『非只我一個是病法,未跨越病,而是所有來、去;死、往生眾生之所及,一切眾生都是病法,未跨越病。』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道被生起,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當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時,結完全被捨斷,煩惱潛在趨勢被消除了。

比丘們!那聖弟子像這樣深慮:『非只我一個是死法,未跨越死,而是所有來、去;死、往生眾生之所及,一切眾生都是死法,未跨越死。』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道被生起,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當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時,結完全被捨斷,煩惱潛在趨勢被消除了。

比丘們!那聖弟子像這樣深慮:『非只我一個[會]與一切所愛的、合意的分離、別離,而是所有來、去;死、往生眾生之所及,一切眾生都[會]與一切所愛的、合意的分離、別離。』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道被生起,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當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時,結完全被捨斷,煩惱潛在趨勢被消除了。

比丘們!那聖弟子像這樣深慮:『非只我一個有自己的業,是業的繼承者,以業為根源,是業的眷屬,以業為所依,凡我將作的業,善或惡,我將成為其繼承者,而是所有來、去;死、往生眾生之所及,一切眾生都有自己的業,是業的繼承者,以業為根源,是業的眷屬,以業為所依,凡我將作的業,善或惡,我將成為其繼承者。』當他常常省察該處時,道被生起,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當他實行那個道,修習、多修習時,結完全被捨斷,煩惱潛在趨勢被消除了。」

「病法、老法,還有死法,
眾生依如是法,一般人厭嫌。

當我住於這樣時,對有這樣法的生類,
如果我厭嫌它,這對我不適當。

當我住於這樣時,知道無依著法後,
在無病時、在年輕時,在活命時[征服]其憍慢。

看見離欲為安穩的後,我征服一切憍慢,
當觀見涅槃時,有我的勇健。

現在我不可能,受用欲,
我將不退轉,梵行是[我的]依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