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10經

摩訶男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

那時,釋迦族人摩訶男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釋迦族人摩訶男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已證果、已了知教說的聖弟子,多住於什麼住處呢?」

「摩訶男!已證果、已了知教說的聖弟子,多住於這住處:

摩訶男!這裡,聖弟子回憶如來:『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摩訶男!每當聖弟子回憶如來時,那時,心不被貪纏縛,心不被瞋纏縛,心不被癡纏縛,那時,心只向關於如來正直而行,而,摩訶男!心正直而行的聖弟子得義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隨法的欣悅。當已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摩訶男!這被稱為:聖弟子在不平順的世代中住於已得平順;在有瞋害的世代中住於無瞋害,已進入法流者修習佛的回憶。

再者,摩訶男!聖弟子回憶法:『法是被世尊善說的、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摩訶男!每當聖弟子回憶法時,那時,心不被貪纏縛,心不被瞋纏縛,心不被癡纏縛,那時,心只向關於法正直而行,而,摩訶男!心正直而行的聖弟子得義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隨法的欣悅。當已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摩訶男!這被稱為:聖弟子在不平順的世代中住於已得平順;在有瞋害的世代中住於無瞋害,已進入法流者修習法的回憶。

再者,摩訶男!聖弟子回憶僧團:『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善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正直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團是依真理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團是如法而行者,即:四雙之人、八輩之士,這世尊的弟子僧團應該被奉獻、應該被供奉、應該被供養、應該被合掌,為世間的無上福田。』摩訶男!每當聖弟子回憶僧團時,那時,心不被貪纏縛,心不被瞋纏縛,心不被癡纏縛,那時,心只向關於僧團正直而行,而,摩訶男!心正直而行的聖弟子得義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隨法的欣悅。當已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摩訶男!這被稱為:聖弟子在不平順的世代中住於已得平順;在有瞋害的世代中住於無瞋害,已進入法流者修習僧團的回憶。

再者,摩訶男!聖弟子回憶自己的戒:『無毀壞的、無瑕疵的、無污點的、無雜色的、自由的、智者所稱讚的、不取著的、導向定的。』摩訶男!每當聖弟子回憶戒時,那時,心不被貪纏縛,心不被瞋纏縛,心不被癡纏縛,那時,心只向關於戒正直而行,而,摩訶男!心正直而行的聖弟子得義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隨法的欣悅。當已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摩訶男!這被稱為:聖弟子在不平順的世代中住於已得平順;在有瞋害的世代中住於無瞋害,已進入法流者修習戒的回憶。

再者,摩訶男!聖弟子回憶自己的施捨:『這確實是我的獲得,確實是我的好獲得,我在被慳垢纏縛的人人中,以離慳垢之心住於在家,自在地施捨,親手施與,樂於捨,回應乞求、樂於均分與布施。』摩訶男!每當聖弟子回憶施捨時,那時,心不被貪纏縛,心不被瞋纏縛,心不被癡纏縛,那時,心只向關於施捨正直而行,而,摩訶男!心正直而行的聖弟子得義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隨法的欣悅。當已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摩訶男!這被稱為:聖弟子在不平順的世代中住於已得平順;在有瞋害的世代中住於無瞋害,已進入法流者修習施捨的回憶。

再者,摩訶男!聖弟子回憶諸天:『有四大王天,有三十三天,有夜摩天,有兜率天,有化樂天,有他化自在天,有梵眾天,有其他更高之諸天。這些天具備這模樣的信,從此處死後,往生到那裡,我也存在著像那模樣的信;這些天具備這模樣的戒,從此處死後,往生到那裡,我也存在著像那模樣的戒;這些天具備這模樣的博聞,從此處死後,往生到那裡,我也存在著像那模樣的博聞;這些天具備這模樣的施捨,從此處死後,往生到那裡,我也存在著像那模樣的施捨;這些天具備這模樣的慧,從此處死後,往生到那裡,我也存在著像那模樣的慧。』摩訶男!每當聖弟子回憶自己與諸天的信、戒、博聞、施捨、慧時,那時,心不被貪纏縛,心不被瞋纏縛,心不被癡纏縛,那時,心只向關於諸天正直而行,而,摩訶男!心正直而行的聖弟子得義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隨法的欣悅。當已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摩訶男!這被稱為:聖弟子在不平順的世代中住於已得平順;在有瞋害的世代中住於無瞋害,已進入法流者修習諸天的回憶。

摩訶男!已證果、已了知教說的聖弟子,多住於這住處。」

應該被奉獻品第一,其攝頌:

「二則應該被奉獻、根,力、三則駿馬,
無上、回憶,摩訶男,它們為十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