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19經

死念經第一

有一次,世尊住在親戚村的磚屋中。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當死念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比丘們!你們修習死念了嗎?」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修習死念。」

「比丘!但你如何修習死念呢?」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啊!願我就活一日夜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大德!我這麼修習死念。」

另一位比丘也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修習死念。」

「比丘!但你如何修習死念呢?」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啊!願我就活一個白天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大德!我這麼修習死念。」

另一位比丘也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修習死念。」

「比丘!但你如何修習死念呢?」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啊!願我就活吃一頓施食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大德!我這麼修習死念。」

另一位比丘也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修習死念。」

「比丘!但你如何修習死念呢?」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啊!願我就活嚼後吞下四、五口食物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大德!我這麼修習死念。」

另一位比丘也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修習死念。」

「比丘!但你如何修習死念呢?」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啊!願我就活嚼後吞下一口食物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大德!我這麼修習死念。」

另一位比丘也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修習死念。」

「比丘!但你如何修習死念呢?」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啊!願我就活吐氣後吸氣,或吸氣後吐氣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大德!我這麼修習死念。」

當這麼說時,世尊對比丘們這麼說:

「比丘們!凡這位比丘這麼修習死念:『啊!願我就活一日夜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者,比丘們!凡這位比丘這麼修習死念:『啊!願我就活一個白天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者,比丘們!凡這位比丘這麼修習死念:『啊!願我就活吃一頓施食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者,比丘們!凡這位比丘這麼修習死念:『啊!願我就活嚼後吞下四、五口食物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者,比丘們!這些被稱為:『比丘們住於放逸,他們為諸煩惱的滅盡遲緩地修習死念。』但,比丘們!凡這位比丘這麼修習死念:『啊!願我就活嚼後吞下一口食物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者,比丘們!凡這位比丘這麼修習死念:『啊!願我就活吐氣後吸氣,或吸氣後吐氣期間以作意世尊的教說,則我所做的會有許多。』者,比丘們!這些被稱為:『比丘們住於不放逸,他們為諸煩惱的滅盡銳利地修習死念。』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要住於不放逸,我們要為諸煩惱的滅盡銳利地修習死念。』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