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34經

大目揵連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當尊者大目揵連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哪些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

當時,名為低舍的比丘剛死,往生到某個梵天世界,在那裡,他們也這麼知道他:『低舍梵天有大神通力、大威力。』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給孤獨園消失,出現在梵天世界。

低舍梵天看見尊者大目揵連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尊者大目揵連這麼說:

「請來!親愛的目揵連先生!歡迎!親愛的目揵連先生!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距上回來到這裡已很久了,請坐!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座位設置好了。」

尊者大目揵連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低舍梵天向尊者大目揵連問訊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大目揵連對低舍梵天這麼說:

「低舍!哪些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四大王天的天神們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

「低舍!所有四大王天的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嗎?」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非四大王天的天神們都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凡那些四大王天的天神對佛不具備不壞淨、對法不具備不壞淨、對僧團不具備不壞淨、對聖者所愛戒不具備不壞淨者,那些天神沒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凡那些四大王天的天神對佛具備不壞淨、對法具備不壞淨、對僧團具備不壞淨、對聖者所愛戒具備不壞淨者,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

「低舍!就只有四大王天的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嗎?或者三十三天的天神也……(中略)夜摩天的天神也……兜率天的天神也……化樂天的天神也……他化自在天的天神也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呢?」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他化自在天的天神也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

「低舍!所有他化自在天的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嗎?」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非他化自在天的天神們都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凡那些他化自在天的天神對佛不具備不壞淨、對法不具備不壞淨、對僧團不具備不壞淨、對聖者所愛戒不具備不壞淨者,那些天神沒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凡那些他化自在天的天神對佛具備不壞淨、對法具備不壞淨、對僧團具備不壞淨、對聖者所愛戒具備不壞淨者,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我是]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歡喜、隨喜於低舍梵天所說後,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現在給孤獨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