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45經

負債經

「比丘們!受用諸欲者的貧窮是世間中的苦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如果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陷入負債,比丘們!受用諸欲者的陷入負債也是世間中的苦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如果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陷入負債後同意[付]利息,比丘們!受用諸欲者的利息也是世間中的苦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如果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同意[付]利息後不得按時付利息者,他們斥責他,比丘們!受用諸欲者的被斥責也是世間中的苦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如果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付不出而被斥責者,他們也起訴他,比丘們!受用諸欲者的被起訴也是世間中的苦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如果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被起訴者,他們拘禁他,比丘們!受用諸欲者的被拘禁也是世間中的苦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像這樣,受用諸欲者的貧窮是世間中的苦,受用諸欲者的陷入負債也是世間中的苦,受用諸欲者的[付]利息也是世間中的苦,受用諸欲者的被斥責也是世間中的苦,受用諸欲者的被起訴也是世間中的苦,受用諸欲者的被拘禁也是世間中的苦。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人在善法上沒有信,在善法上沒有慚,在善法上沒有愧,在善法上沒有活力,在善法上沒有慧,比丘們!這被稱為在聖者之律中的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

比丘們!在善法上沒有信,在善法上沒有慚,在善法上沒有愧,在善法上沒有活力,在善法上沒有慧後,那位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我說,這是在陷入負債中。

他因為那身惡行覆藏而養成惡欲求,欲求:『不要人們知道我!』意圖:『不要人們知道我!』說:『不要人們知道我!』之話語;以身體努力:『不要人們知道我!』他因為那語惡行覆藏……(中略)他因為那意惡行覆藏……(中略)以身體努力:『不要人們知道我!』我說,這是在[付]利息中。

行為良好的同梵行者對他這麼說:『這位尊者是這麼作者、這麼行事者。』我說,這是在被斥責中。

當他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惡不善尋伴隨著後悔襲擊[他]。我說,這是在被起訴中。

比丘們!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後,那位貧窮者、一無所有者、貧困者以身體的崩解,死後被拘禁到地獄監獄中,或被拘禁到畜生界監獄中。比丘們!我不見其它一種監獄對無上離軛安穩者這麼殘暴、這麼劇烈,這麼作障礙,如這地獄監獄或畜生界監獄。」

「貧窮與陷入負債,被稱為世間中的苦,
陷入負債的貧窮者,當受用時被惱害。

此後他們起訴他,他也遭受拘禁,
這拘禁確實是苦,希求欲的獲得者。

像這樣,在聖者之律中,信不存在者,
無慚無愧者,增長惡業。

作身惡行,與語惡行後,
作意惡行後,欲求:『不要人們知道我!』

他以身,以語或以心爬行,
增大惡業,到處、一再地。

那惡業的愚蠢者,知道自己的惡作,
陷入負債的貧窮者,當受用時被惱害。

因此他們起訴他,有苦的思與心意,
在村落或在林野中,到處隨後悔而生。

那惡業的愚蠢者,知道自己的惡作,
去了某個[畜生]胎,或被繫縛在地獄中。

這拘禁確實是苦,慧者脫離於此。
以根據法得到的財富施與,心在淨信中。

有信的家主,在這兩者上都是贏家:
對當生的利益,與對來生的安樂,
這樣,這是對在家人:施捨增大福德。

像這樣,在聖者之律中,信的住立者,
有慚有愧者,有慧有戒防護者。

在聖者之律中,這位被稱為『過安樂生活者』,
得到精神的安樂後,確立平靜。

捨斷五蓋後,常發動活力,
進入諸禪後,專一、明智、有念。

這樣如實了知後,以一切結的滅盡,
不執取一切後,心正解脫。

當正解脫時,以有之結的滅盡,
有像那樣的智:『我的解脫是不動搖的。』

這是最高的智,這是無上的安樂,
無愁、離塵、安穩,這是無上的無負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