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57經

六等級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六等級被富蘭那迦葉安立:黑等級被安立、藍等級被安立、赤等級被安立、黃等級被安立、白等級被安立、超白等級被安立。

大德!在那裡,這被富蘭那迦葉安立為黑等級:屠羊者、屠豬者、屠禽鳥者、屠鹿者、獵人、漁夫、盜賊、行刑者、獄卒,或凡任何其他殘忍工作者。

大德!在那裡,這被富蘭那迦葉安立為藍等級:過荊棘生活的比丘,或凡任何其他業論者、作業論。

大德!在那裡,這被富蘭那迦葉安立為赤等級:穿一衣的尼乾陀。

大德!在那裡,這被富蘭那迦葉安立為黃等級:裸體外道的在家白衣弟子。

大德!在那裡,這被富蘭那迦葉安立為白等級:邪命外道、女邪命外道。

大德!在那裡,這被富蘭那迦葉安立為超白等級:難陀婆蹉、居色澀居者、末迦利瞿舍羅。

大德!這六等級被富蘭那迦葉安立。」

「阿難!但,全世界都許可富蘭那迦葉安立這六等級嗎?」

「不,大德!」

「阿難!猶如有貧窮、無所有、貧困的男子,如果放置他不想要的肉片[而說]:『喂!男子!你應該吃這塊肉,並且應該付代價。』同樣的,阿難!富蘭那迦葉沒有這些沙門、婆羅門他們的同意而安立這六等級,如愚笨者、無能者、無經驗者、不熟練者[所為]。

而,阿難,我安立六等級,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阿難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而,阿難!哪六等級?阿難!這裡,某人是黑等級,他產生黑法;阿難!這裡,某人是黑等級,他產生白法;阿難!這裡,某人是黑等級,他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阿難!這裡,某人是白等級,他產生黑法;阿難!這裡,某人是白等級,他產生白法;阿難!這裡,某人是白等級,他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

阿難!如何是黑等級,他產生黑法呢?阿難!這裡,某人再生於卑賤家:旃陀羅家,或獵人家,或竹匠家,或車匠家,或清垃圾家;貧窮、少食物飲料、生活困難,在那裡,糧食、衣物被困難地得到;他是醜陋的、醜惡的、矮小的、滿身疾病的:瞎一眼或手彎曲畸形、跛腳、癱瘓,非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之獲得者,他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阿難!這樣是黑等級,他產生黑法。

阿難!如何是黑等級,他產生白法呢?阿難!這裡,某人再生於卑賤家:旃陀羅家,……(中略)[非]臥床、房舍、燈燭之獲得者,他以身行善行,以語行善行,以意行善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阿難!這樣是黑等級,他產生白法。

阿難!如何是黑等級,他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呢?阿難!這裡,某人再生於卑賤家:旃陀羅家,……(中略)他是醜陋的、醜惡的、矮小的,他剃除髮鬚、裹上袈裟衣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當這麼出家時,他捨斷心的小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阿難!這樣是黑等級,他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

阿難!如何是白等級,他產生黑法呢?阿難!這裡,某人再生於高貴家:大財富剎帝利家,或大財富婆羅門家,或大財富屋主家;富有、大富、大財富、多金銀、多財產資具、多財穀;他是英俊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美的容色,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之獲得者,他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阿難!這樣是黑等級,他產生黑法。

阿難!如何是白等級,他產生白法呢?阿難!這裡,某人再生於高貴家:大財富剎帝利家,……(中略)臥床、房舍、燈燭之獲得者,他以身行善行,以語行善行,以意行善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阿難!這樣是白等級,他產生白法。

阿難!如何是白等級,他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呢?阿難!這裡,某人再生於高貴家:大財富剎帝利家,或大財富婆羅門家,或大財富屋主家;富有、大富、大財富、多金銀、多財產資具、多財穀;他是英俊的、好看的、端正的、具備最美的容色,食物、飲料、衣物、交通工具、花環、香料、塗油、臥床、房舍、燈燭之獲得者,他剃除髮鬚、裹上袈裟衣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當這麼出家時,他捨斷心的小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阿難!這樣是白等級,他產生非黑、非白的涅槃。

阿難!這是六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