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60經

象舍利弗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當時,眾多上座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說阿毘達磨之論。在那裡,當上座比丘們說阿毘達磨之論時,尊者質多象舍利弗常常打斷談論。那時,尊者摩訶拘絺羅對尊者質多象舍利弗這麼說:

「當上座比丘們說阿毘達磨之論時,尊者質多象舍利弗不要常常打斷談論,請尊者質多等到談論完畢。」

當這麼說時,尊者質多象舍利弗的比丘朋友們對尊者摩訶拘絺羅這麼說:

「尊者摩訶拘絺羅不要貶抑尊者質多象舍利弗,尊者質多象舍利弗是賢智者,尊者質多象舍利弗能夠對上座比丘們說阿毘達磨之論。」

「學友們!對不知道知解他心者來說,這是難知的:學友們!這裡,只要依止大師或某位老師地位的同梵行者而住時,某些人是很柔和的、很謙遜的、很寂靜的,但當他一遠離大師,遠離老師地位的同梵行者時,他住於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的大臣、外道、外道弟子交際接觸,當他住於交際接觸、親近親密、本能地從事談論時,貪使心墮落,以貪使心墮落,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學友們!猶如吃榖作的公牛被繩子綁著,或關在牛舍中,學友們!如果這麼說:『現在,這隻吃榖作的公牛就將再也不進入榖作中了。』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學友!因為,學友!這是可能的:那隻吃榖作的公牛弄斷繩子,或破壞牛舍後,那時,牠就會再進入榖作中。」

「同樣的,學友們!這裡,只要依止大師或某位老師地位的同梵行者而住時,某些人是很柔和的、很謙遜的、很寂靜的,但當他一遠離大師,遠離老師地位的同梵行者時,他住於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的大臣、外道、外道弟子交際接觸,當他住於交際接觸、親近親密、本能地從事談論時,貪使心墮落,以貪使心墮落,他放棄學而後還俗。

又,學友們!這裡,某些人從離欲、……(中略)進入後住於初禪,他[心想]:『我是初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學友們!猶如在十字路口,天下雨時,大雨滴會使灰塵消失,會出現泥地,學友們!如果這麼說:『現在,在那十字路口中就將再也不出現灰塵了。』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學友!因為,學友!這是可能的:在那十字路口中人會橫越,牛與家畜會橫越,濕的會被風與熱終結,那時,灰塵就會再出現。」

「同樣的,學友們!這裡,某些人從離欲、……(中略)進入後住於初禪,他[心想]:『我是初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

又,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他進入後住於……的第二禪,他[心想]:『我是第二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學友們!猶如在村落或城鎮不遠處有大池塘,在那裡,天下雨時,會使牡蠣與貝類或砂礫消失,學友們!如果這麼說:『現在,在那池塘中就將再也不出現牡蠣與貝類或砂礫了。』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學友!因為,學友!這是可能的:在那池塘中人會喝飲,牛與家畜會喝飲,濕的會被風與熱終結,那時,牡蠣與貝類或砂礫就會再出現。」

「同樣的,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他進入後住於……的第二禪,他[心想]:『我是第二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

又,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喜的褪去……(中略)進入後住於第三禪,他[心想]:『我是第三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學友們!猶如吃過美食的男子不會喜歡昨晚的食物,學友們!如果這麼說:『現在,那位男子就將再也不喜歡食物了。』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學友!因為,學友!這是可能的:只要那滋養素在那位吃過美食的男子身體內存續,他將不會喜歡其它食物,但當那滋養素消失時,那時,他就會再喜歡食物。」

「同樣的,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喜的褪去……(中略)進入後住於第三禪,他[心想]:『我是第三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

又,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中略)進入後住於……的第四禪,他[心想]:『我是第四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學友們!猶如峽谷中的水池無風無波,學友們!如果這麼說:『現在,那水池就將再也不出現波了。』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學友!因為,學友!這是可能的:強風雨會從東方來,那水池中會產生波;會從西方來……會從北方來……強風雨會從南方來,那水池中會產生波。」

「同樣的,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中略)進入後住於……的第四禪,他[心想]:『我是第四禪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中略)他放棄學而後還俗。

又,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一切相的不作意,進入後住於無相心定,他[心想]:『我是無相心定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的大臣、外道、外道弟子交際接觸,當他住於交際接觸、親近親密、本能地從事談論時,貪使心墮落,以貪使心墮落,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學友們!猶如國王或國王的大臣以四種軍走在旅途中,會在某個叢林中住一夜,在那裡,以象聲、馬聲、車聲、步兵聲;以大鼓、小鼓、法螺、銅鑼、曲調聲會使蟋蟀聲消失,學友們!如果這麼說:『現在,那個叢林中就將再也不出現蟋蟀聲了。』當這樣說時,他會正確地說了嗎?」

「不,學友!因為,學友!這是可能的:如果國王或國王的大臣離開那個叢林,那時,蟋蟀聲會再出現。」

「同樣的,學友們!這裡,某些人以一切相的不作意,進入後住於無相心定,他[心想]:『我是無相心定的利得者。』他住於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的大臣、外道、外道弟子交際接觸,當他住於交際接觸、親近親密、本能地從事談論時,貪使心墮落,以貪使心墮落,他放棄學而後還俗。」

而,過些時候,尊者質多象舍利弗放棄學而後還俗。

那時,尊者質多象舍利弗的比丘朋友們去見尊者摩訶拘絺羅,抵達後,對尊者摩訶拘絺羅這麼說:

「尊者摩訶拘絺羅以心熟知心後,知道質多象舍利弗:『質多象舍利弗是這些、那些等至住處的得利者,他即使那樣也將放棄學而後還俗。』或者,天神們告知此事:『大德!質多象舍利弗是這些、那些等至住處的得利者,他即使那樣也將放棄學而後還俗。』嗎?」

「學友們!我以我的心熟知心後而知:『質多象舍利弗是這些、那些等至住處的得利者,他即使那樣也將放棄學而後還俗。』天神們也告知此事:『大德!質多象舍利弗是這些、那些等至住處的得利者,他即使那樣也將放棄學而後還俗。』」

那時,尊者質多象舍利弗的比丘朋友們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質多象舍利弗是這些、那些等至住處的得利者,他即使那樣也將放棄學而後還俗。」

「比丘們!不久後,質多將想出離。」

不久後,質多象舍利弗剃除髮鬚後,裹上袈裟衣,然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那時,當尊者質多象舍利弗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尊者質多象舍利弗成為眾阿羅漢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