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6集61經

在中間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當時,眾多上座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學友們!世尊在這〈波羅延彌勒所問〉中說:

『當已知兩邊後,賢者在中間不沾染,
我說他是「大丈夫」,他在這裡超越了裁縫師。』

學友們!什麼是一邊呢?什麼是第二邊呢?什麼在中間呢?誰是裁縫師呢?」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觸是一邊,觸集是第二邊,觸滅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過去是一邊,未來是第二邊,現在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樂受是一邊,苦受是第二邊,不苦不樂受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名是一邊,色是第二邊,識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六內處是一邊,六外處是第二邊,識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有身是一邊,有身集是第二邊,有身滅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所有被我們解說的都依自己的辯才,來!學友們!讓我們去見世尊。抵達後,告訴世尊這件事,我們將依世尊的解說憶持。」

「是的,學友!」上座比丘們回答那位比丘。

那時,上座比丘們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上座比丘們就將交談全部告訴世尊。

「大德!誰的被善說了呢?」

「比丘們!這一切都被你們的法門善說,但在〈波羅延彌勒所問〉中凡關於我所說者:

『當已知兩邊後,賢者在中間不沾染,
我說他是「大丈夫」,他在這裡超越了裁縫師。』

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上座比丘們回答世尊。

「比丘們!觸是一邊,觸集是第二邊,觸滅在中間,渴愛是裁縫師,因為渴愛縫紉那個個有的再生。學友們!就這樣,比丘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當自證應該被自證的;遍知應該被遍知的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