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42經

無十經第一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

那時,尊者舍利弗心想:

「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尊者舍利弗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

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道友們!凡任何行十二年圓滿、遍清淨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

那時,尊者舍利弗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

「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大德!我這麼想:『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大德!那時,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大德!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道友們!凡任何行十二年圓滿、遍清淨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大德!那時,我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大德!在這法、律中能唯獨僅以年資安立無十比丘嗎?」

「舍利弗!在這法、律中不能唯獨僅以年資安立無十比丘,舍利弗!有這七個無十之事被我以證智自作證後告知,哪七個呢?舍利弗!這裡,比丘是極欲受持學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受持學者;他是極欲注意法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注意法者;他是極欲調伏欲求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調伏欲求者;他是極欲靜坐禪修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靜坐禪修者;他是極欲活力發動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活力發動者;他是極欲念與聰敏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念與聰敏者;他是極欲以見通達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以見通達者,舍利弗!這是七個無十之事被我以證智自作證後告知,舍利弗!具備這七個無十之事的比丘行十二年圓滿、遍清淨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行二十四年圓滿、遍清淨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行三十六年圓滿、遍清淨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行四十八年圓滿、遍清淨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