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47經

火經第二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有一個大牲祭已為高身婆羅門準備好了:五百頭公牛為了牲祭已被帶到祭壇的諸柱子,五百頭小公牛為了牲祭已被帶到祭壇的諸柱子,五百頭小母牛為了牲祭已被帶到祭壇的諸柱子,五百頭山羊為了牲祭已被帶到祭壇的諸柱子、五百頭公羊為了牲祭已被帶到祭壇的諸柱子。

那時,高身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高身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這被我聽聞:『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有大果、大效益。』」

「婆羅門!我也聽聞此:『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有大果、大效益。』」

第二次,高身婆羅門……(中略)第三次,高身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這被我聽聞:『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有大果、大效益。』」

「婆羅門!我也聽聞此:『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有大果、大效益。』」

「喬達摩先生!這件事喬達摩先生與我完全同意。」

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高身婆羅門這麼說:

「婆羅門!如來不應該被這麼問:『喬達摩先生!這被我聽聞:「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有大果、大效益。」』婆羅門!如來應該被這麼問:『大德!我欲點燃火、欲樹立綁犧牲獸的柱,為了對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大德!請世尊教誡我!大德!請世尊訓誡我!』」

那時,高身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大德!我欲點燃火、欲樹立綁犧牲獸的柱,為了對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大德!請世尊教誡我!大德!請世尊訓誡我!』」

「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揚舉了三種不善的、生起苦的、苦果報的刀,哪三種呢?身刀、語刀、意刀。

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使這樣的心生出:『令這麼多公牛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小公牛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小母牛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山羊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公羊為了牲祭被殺。』他[想]:『我要作福德。』而作非福德;『我要為善。』而作不善:『我要尋求善趣之道。』而尋求惡趣之道。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揚舉這不善的、生起苦的、苦果報的第一意刀。

再者,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說這樣的話:『令這麼多公牛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小公牛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小母牛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山羊為了牲祭被殺,令這麼多公羊為了牲祭被殺。』他[想]:『我要作福德。』而作非福德;『我要為善。』而作不善:『我要尋求善趣之道。』而尋求惡趣之道。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揚舉這不善的、生起苦的、苦果報的第二語刀。

再者,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為了牲祭殺公牛自己先從事[準備],為了牲祭殺小公牛自己先從事[準備],為了牲祭殺小母牛自己先從事[準備],為了牲祭殺山羊自己先從事[準備],為了牲祭殺公羊自己先從事[準備],他[想]:『我要作福德。』而作非福德;『我要為善。』而作不善:『我要尋求善趣之道。』而尋求惡趣之道。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揚舉這不善的、生起苦的、苦果報的第三身刀。

婆羅門!點燃火、樹立綁犧牲獸的柱者,就在牲祭之前,揚舉了這三種不善的、生起苦的、苦果報的刀。

婆羅門!有這三種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哪三種呢?貪火、瞋火、癡火。

而,婆羅門!為何這貪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呢?婆羅門!貪染者被貪征服,心被佔據,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他以身行惡行後,以語行惡行後,以意行惡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因此,這貪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

而,婆羅門!為何這瞋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呢?婆羅門!瞋怒者被瞋征服,心被佔據,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他以身行惡行後,以語行惡行後,以意行惡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因此,這瞋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

而,婆羅門!為何這癡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呢?婆羅門!愚癡者被癡征服,心被佔據,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他以身行惡行後,以語行惡行後,以意行惡行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因此,這癡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

婆羅門!這三種火應該被捨斷,應該被迴避,不應該被實行。

婆羅門!有這三種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應該被適當地、安樂地保持,哪三種呢?應該被奉獻者之火、屋主之火、應該被供養者之火。

婆羅門!什麼是應該被奉獻者之火呢?婆羅門!這裡,凡他們是『母親』或『父親』者,婆羅門!這被稱為應該被奉獻者之火,那是什麼原因呢?婆羅門!因為[我]是從他們來的與生起的,因此,這應該被奉獻者之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應該被適當地、安樂地保持。

婆羅門!什麼是屋主之火呢?婆羅門!這裡,凡他們是『兒子』,或『妻子』,或『奴隸』,或『僕人』,或『工人』者,婆羅門!這被稱為屋主之火,因此,這屋主之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應該被適當地、安樂地保持。

婆羅門!什麼是應該被供養者之火呢?婆羅門!這裡,凡那些已離異論、已住立耐性與溫雅、調御自我、平息自我、使自我般涅槃的沙門、婆羅門者,婆羅門!這被稱為應該被供養者之火,因此,這應該被供養者之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應該被適當地、安樂地保持。

婆羅門!這三種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應該被適當地、安樂地保持。

但,婆羅門!這薪火應該在適當的時機被燃燒;應該在適當的時機被旁觀;應該在適當的時機被熄滅;應該在適當的時機被棄置。

當這麼說時,高身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喬達摩先生!我釋放這五百頭公牛給與活命,我釋放這五百頭小公牛給與活命,我釋放這五百頭小母牛給與活命,我釋放這五百頭山羊給與活命,我釋放這五百頭公羊給與活命,讓牠們吃新鮮的草,讓牠們喝涼水,讓牠們吹牠們的涼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