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49經

想經第二

「比丘們!有這七想,當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哪七個呢?不淨想、死想、對食物的厭逆想、對世間一切不樂想、無常想、對無常苦想,對苦無我想,比丘們!這是七想,當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

『比丘們!當不淨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不淨想時,他的心從入婬欲法(性交)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猶如雞毛或筋革被丟入火中而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同樣的,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不淨想時,他的心從入婬欲法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不淨想時,他的心與入婬欲法隨結,保持不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不淨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不淨想時,他的心從入婬欲法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不淨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死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死想時,他的心從生命欲求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猶如雞毛或筋革被丟入火中而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同樣的,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死想時,他的心從生命欲求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死想時,他的心與生命欲求隨結,保持不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死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死想時,他的心從生命欲求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死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死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當對食物的厭逆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食物的厭逆想時,他的心從味道的渴愛退去、……(中略)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猶如雞毛或筋革被丟入火中而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同樣的,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食物的厭逆想時,他的心從味道的渴愛退去、……(中略)保持平靜或厭逆性。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食物的厭逆想時,他的心與味道的渴愛隨結,保持不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對食物的厭逆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食物的厭逆想時,他的心從味道的渴愛退去、……(中略)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對食物的厭逆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對食物的厭逆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當對世間一切不樂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世間一切不樂想時,他的心從對世間的種種退去、……(中略)。比丘們!猶如……(中略)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同樣的,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世間一切不樂想時,他的心從對世間的種種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世間一切不樂想時,他的心與對世間的種種隨結,保持不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對世間一切不樂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世間一切不樂想時,他的心從對世間的種種退去、……(中略)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對世間一切不樂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對世間一切不樂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當無常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無常想時,他的心從利養、恭敬、名聲退去、……(中略)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猶如雞毛或筋革被丟入火中而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同樣的,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無常想時,他的心從利養、恭敬、名聲退去、……(中略)保持平靜或厭逆性。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無常想時,他的心與利養、恭敬、名聲隨結,保持不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無常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無常想時,他的心從利養、恭敬、名聲退去、避開、反轉、不被伸展,保持平靜或厭逆性,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無常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無常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當對無常苦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無常苦想時,他對懶惰、懈怠、散漫、放逸、不勤行、不觀察成為強烈怖畏想的現前者,比丘們!猶如已拔劍的殺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無常苦想時,他對懶惰、懈怠、散漫、放逸、不勤行、不觀察不成為強烈怖畏想的現前者,比丘們!猶如已拔劍的殺者,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無常苦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無常苦想時,他對懶惰、懈怠、散漫、放逸、不勤行、不觀察不成為強烈怖畏想的現前者,比丘們!猶如已拔劍的殺者,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無常苦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對無常苦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當對苦無我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苦無我想時,他關於這有識之身與一切身外諸相,心超越我作、我所作、慢煩惱潛在趨勢之慢類而成為寂靜者、善解脫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苦無我想時,他關於這有識之身與一切身外諸相,心不超越我作、我所作、慢煩惱潛在趨勢之慢類而成為寂靜者、善解脫者,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苦無我想未被我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沒有差別,我的修習力未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如果當比丘的心多住於慣常對苦無我想時,他關於這有識之身與一切身外諸相,心超越我作、我所作、慢煩惱潛在趨勢之慢類而成為寂靜者、善解脫者,比丘們!這應該被知道:『苦無我想被我善修習,我[修習的]前後有差別,我的修習力已達到。』像這樣,他在那裡是正知者。

『比丘們!當對苦無我想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這是七想,當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