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50經

婬欲經

那時,若奴索尼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若奴索尼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尊師也自稱是梵行者嗎?」

「婆羅門!當正確地說時,凡他能說:『他行無毀壞、無瑕疵、無污點、無雜色、圓滿、遍清淨的梵行。』者,婆羅門!那就是我,當正確地說時,他能說。婆羅門!因為我行無毀壞、無瑕疵、無污點、無雜色、圓滿、遍清淨的梵行。」

「喬達摩先生!但,什麼是梵行的毀壞、瑕疵、污點、雜色呢?」

「婆羅門!這裡,某些自稱是梵行者的沙門、婆羅門雖不從事與婦女一起進入兩兩、兩兩,但他受用婦女的摩擦身體、按摩、沐浴、揉擦,他樂味那個、欲求那個,因為那樣而來到幸福,婆羅門!這是梵行的毀壞、瑕疵、污點、雜色,婆羅門!這被稱為:行不清淨的梵行,被婬欲結繫縛,他不從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被釋放,我說:『他不從苦被釋放。』

再者,婆羅門!這裡,某些自稱是梵行者的沙門、婆羅門雖不從事與婦女一起進入兩兩、兩兩,也不受用婦女的摩擦身體、按摩、沐浴、揉擦,但他與婦女一起哄笑、嬉戲、娛樂,……(中略)不與婦女一起哄笑、嬉戲、娛樂,但他以眼凝視與直視婦女的眼,……(中略)不以眼凝視與直視婦女的眼,但當她們笑、說話、唱歌、哭泣時,他在牆外或在壁外聽婦女的聲音,……(中略)當她們笑、說話、唱歌、哭泣時,他不在牆外或在壁外聽婦女的聲音,但他回憶以前與婦女一起戲笑、說話、嬉戲,……(中略)他不回憶以前與婦女一起戲笑、說話、嬉戲,但他看屋主或屋主的兒子具備、具有五種欲自娛,……(中略)他不看屋主或屋主的兒子具備、具有五種欲自娛,但他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他樂味那個、欲求那個,因為那樣而來到幸福,婆羅門!這是梵行的毀壞、瑕疵、污點、雜色,婆羅門!這被稱為:行不清淨的梵行,被婬欲結繫縛,他不從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被釋放,我說:『他不從苦被釋放。』

婆羅門!只要我看見自己這七種婬欲結的某一種婬欲結未被捨斷,婆羅門!我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不自稱『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婆羅門!但當我沒看見自己這七種婬欲結的某一種婬欲結未被捨斷,婆羅門!我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才自稱『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又,我的智與見生起:『我的解脫不可動搖,這是我最後一次的生,現在,不再有再生了。』」

當這麼說時,若奴索尼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