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55經

人之趣處經

「比丘們!我將教導七種人之趣處,以及經由不執取而般涅槃,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什麼是七種人之趣處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而獲得平靜,他在有上不被染,在起源上不被染,以正慧看見有更上寂靜的足跡,但那足跡未被完全作證,他的慢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有貪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無明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後會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而獲得平靜,他在有上不被染,在起源上不被染,以正慧看見有更上寂靜的足跡,但那足跡未被完全作證,他的慢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有貪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無明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而獲得平靜,他在有上不被染,在起源上不被染,以正慧看見有更上寂靜的足跡,但那足跡未被完全作證,他的慢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有貪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無明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飛起後會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飛起、未接觸平地後會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生般涅槃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飛起、接觸平地後會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生般涅槃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無行般涅槃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飛起後會落到小草堆或木堆中,它會在那裡起火、起煙;起火、起煙後,燒盡那小草堆或木堆,然後會以無燃料而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無行般涅槃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有行般涅槃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飛起後會落到廣草堆或木堆中,它會在那裡起火、起煙;起火、起煙後,燒盡那廣草堆或木堆,然後會以無燃料而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有行般涅槃者。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而獲得平靜,他在有上不被染,在起源上不被染,以正慧看見有更上寂靜的足跡,但那足跡未被完全作證,他的慢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有貪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的無明煩惱潛在趨勢未被完全捨斷,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上流到阿迦膩吒者。比丘們!猶如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敲擊時,鐵屑產生、飛起後會落到大草堆或木堆中,它會在那裡起火、起煙;起火、起煙後,燒盡那大草堆或木堆,然後會燒草木叢生處,會燒到森林;燒草木叢生處、森林後來到青綠植物的邊緣、路邊、岩石邊、水邊、[令人]愉快的土地,會以無燃料而熄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中略)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上流到阿迦膩吒者。

比丘們!這是七種人之趣處。

比丘們!什麼是經由不執取而般涅槃呢?

又,比丘們!這裡,比丘這麼行:『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我捨斷所有存在、所有已存在的。』而獲得平靜,他在有上不被染,在起源上不被染,以正慧看見有更上寂靜的足跡,而那足跡被完全作證,他的慢煩惱潛在趨勢被完全捨斷,他的有貪煩惱潛在趨勢被完全捨斷,他的無明煩惱潛在趨勢被完全捨斷,他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比丘們!這被稱為經由不執取而般涅槃。

比丘們!這是七種人之趣處與經由不執取而般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