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56經

低舍梵天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二位天神使整個耆闍崛山發光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一位天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些比丘尼是解脫者。」

另一位天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些比丘尼是無殘餘的善解脫者。」

這就是那[二]位天神所說,大師認可了。

那時,那[二]位天神[心想]:

「大師認可了。」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當那夜過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這一夜,當夜已深時,絕佳容色的二位天神使整個耆闍崛山發光後,來見我。抵達後,向我問訊,然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比丘們!一位天神對我這麼說:『大德!這些比丘尼是解脫者。』另一位天神對我這麼說:『大德!這些比丘尼是無殘餘的善解脫者。』比丘們!這就是那[二]位天神所說,說了這個後,向我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

當時,尊者大目揵連坐在世尊不遠處。

當時,尊者大目揵連心想:

「哪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呢?」

當時,名為低舍的比丘剛死,往生到某個梵天世界,在那裡,他們也這麼知道他:『低舍梵天有大神通力、大威力。』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耆闍崛山消失,出現在梵天世界。

低舍梵天看見尊者大目揵連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尊者大目揵連這麼說:

「請來!親愛的目揵連先生!歡迎!親愛的目揵連先生!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距上回來到這裡已很久了,請坐!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座位設置好了。」

尊者大目揵連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低舍梵天向尊者大目揵連問訊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大目揵連對低舍梵天這麼說:

「低舍!哪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呢?」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梵眾天的天神們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

「低舍!所有梵眾天的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嗎?」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非梵眾天的天神們都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凡那些梵眾天的天神被梵天壽命、梵天容色、梵天樂、梵天名聲、梵天主權滿足,但不如實知了知超出這些的出離者,祂們沒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親愛的目揵連先生!凡那些梵眾天的天神被梵天壽命、梵天容色、梵天樂、梵天名聲、梵天主權滿足,且如實知了知超出這些的出離者,祂們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裡,比丘是俱分解脫者,那些天神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俱分解脫者,只要身體存續,天、人看見他;以身體的崩解,天、人看不見他。』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樣,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裡,比丘是慧解脫者,那些天神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慧解脫者,只要身體存續,天、人看見他;以身體的崩解,天、人看不見他。』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樣,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裡,比丘是身證者,那些天神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身證者,或許,當這些尊者受用適當的坐臥處、結交善友、善統制諸根時,他能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樣,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

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裡,比丘是得見者……(中略)信解脫者……(中略)隨法行者,那些天神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隨法行者,或許,當這些尊者受用適當的坐臥處、結交善友、善統制諸根時,他能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親愛的目揵連先生!這樣,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歡喜、隨喜於低舍梵天所說後,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現在耆闍崛山。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大目揵連將與低舍梵天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世尊說:]

「目揵連!低舍梵天沒教導你第七種住於無相之人嗎?」

「世尊!這正是時候,善逝!這正是時候,願世尊教導第七種住於無相之人,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那樣的話,目揵連!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目揵連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目揵連!這裡,比丘以一切相的不作意,進入後住於無相心定,那些天神這麼知道:『這位尊者以一切相的不作意,進入後住於無相心定,或許,當這些尊者受用適當的坐臥處、結交善友、善統制諸根時,他能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目揵連!這樣,那些天神有這樣的智:『對有殘餘者[知]:「他是有殘餘者」;對無殘餘者[知]:「他是無殘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