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57經

獅子將軍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

那時,獅子將軍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獅子將軍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能安立直接可見的布施果嗎?」

「那樣的話,獅子!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獅子!你怎麼想:這裡,有二位男子,一位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一位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獅子!你怎麼想:當憐愍時,阿羅漢會第一個憐愍誰: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當憐愍時,為何阿羅漢會第一個憐愍他?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當憐愍時,阿羅漢會第一個憐愍他。」

「獅子!你怎麼想:當往見時,阿羅漢會第一個往見誰: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當往見時,為何阿羅漢會第一個往見他?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當往見時,阿羅漢會第一個往見他。」

「獅子!你怎麼想:當受取時,阿羅漢會第一個受取誰的: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當受取時,為何阿羅漢會第一個受取他的?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當受取時,阿羅漢會第一個受取他的。」

「獅子!你怎麼想:當教導法時,阿羅漢會第一個教導誰: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當教導法時,為何阿羅漢會第一個教導他?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當教導法時,阿羅漢會第一個教導他。」

「獅子!你怎麼想:誰的好名聲被傳播: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為何他的好名聲被傳播?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他的好名聲被傳播。」

「獅子!你怎麼想:誰能往見任何群眾:剎帝利眾或婆羅門眾或屋主眾或沙門眾,能有自信地、不心虛地往見: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他如何能往見任何群眾,剎帝利眾或婆羅門眾或屋主眾或沙門眾,能有自信地、不心虛地往見?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他能往見任何群眾,剎帝利眾或婆羅門眾或屋主眾或沙門眾,能有自信地、不心虛地往見。」

「獅子!你怎麼想:誰以身體的崩解,死後能往生到善趣、天界中: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或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呢?」

「大德!凡男子是無信者、慳吝者、卑鄙者、惡口者,他如何以身體的崩解,死後能往生到善趣、天界中?凡男子是有信者、布施主、隨布施喜樂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能往生到善趣、天界中。

大德!凡世尊所說直接可見的布施果,在這裡,我不對世尊行之以信,我也知道這些:大德!我是施與者、布施主,當憐愍時,阿羅漢第一個憐愍我;大德!我是施與者、布施主,當往見時,阿羅漢第一個往見我;大德!我是施與者、布施主,當受取時,阿羅漢第一個受取我;大德!我是施與者、布施主,當教導法時,阿羅漢第一個教導我;大德!我是施與者、布施主,我的好名聲被傳播:『獅子將軍是施與者、作者、僧團的奉獻者』;大德!我是施與者、布施主,我往見任何群眾,剎帝利眾或……(中略)沙門眾,有自信地、不心虛地往見,大德!凡世尊所說直接可見的布施果,在這裡,我不對世尊行之以信,我也知道這些,但,大德!凡世尊對我這麼說:『獅子!施與者、布施主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者,我不知道這個,而,在這裡,我對世尊行之以信。」

「正是這樣,獅子!正是這樣,獅子!施與者、布施主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