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61經

打瞌睡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婆祇國蘇蘇馬拉山之配沙卡拉林的鹿野苑。

當時,尊者大目犍連在摩揭陀國猛子村坐著打瞌睡。世尊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尊者大目犍連在摩揭陀國猛子村坐著打瞌睡。看見後,世尊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婆祇國蘇蘇馬拉山之配沙卡拉林的鹿野苑消失,出現在摩揭陀國猛子村尊者大目犍連的面前。世尊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對尊者大目犍連這麼說:

「目犍連!你打瞌睡嗎?目犍連!你打瞌睡嗎?」

「是的,大德!」

「目犍連!因此,在這裡,當你依那個想而住於進入睡眠時,你不要作意那個想,你不要多修習那個想。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你應該依所聽到、所學得的法以心隨尋思、隨伺察,應該以意隨觀察。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你應該依所聽到、所學得的法作詳細地誦讀。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你應該拉兩耳,以手摩擦肢體。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你應該起座,以水摩擦兩眼後,張望四方,應該仰視星星與星光。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你應該作意光明想,應該決意於白天想:夜晚如白天那樣地,白天如夜晚那樣地,像這樣,應該以無遮蔽、不被覆蓋的心,修習有光輝的心。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前後有感知的:你應該內斂諸根、心意不在外地決意於經行。目犍連!這是可能的:當你住於這樣時,那睡眠能被捨斷。

但,當你住於這樣時,如果那睡眠不能被捨斷,目犍連!則你應該以右脅作獅子臥:將[左]腳放在[右]腳上,正念、正知,意念作起身想。目犍連!而當你醒來時,應該快速地起來[而心想]:『我將不住於專修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目犍連!你應該這麼學。

因此,目犍連!你應該這麼學:『我將不沈醉於高傲去俗人家中。』目犍連!你應該這麼學。目犍連!如果比丘沈醉於高傲去俗人家中,目犍連!因為他們在家中有應該作的義務,而當比丘來時,人們不作意,在那裡,比丘這麼想:『現在,在這家中誰破壞我,現在,這些人對我冷漠。』像這樣,以無利得而羞愧臉紅;羞愧臉紅者則掉舉;掉舉者則不自制;不自制者心遠離定。

因此,目犍連!你應該這麼學:『我將不說爭議之論。』目犍連!你應該這麼學。目犍連!當有爭議之論時,則多說可以被預期;當多說時,則有掉舉;掉舉者則不自制;不自制者心遠離定。

目犍連!我不稱讚與一切[人]接觸,目犍連!但,我也不稱讚不與一切[人]接觸。目犍連!我不稱讚與在家者及出家者共之接觸,但,凡那些少聲音的、安靜的、離人之氛圍的、人獨住的、適合靜坐禪修的住處者,我稱讚那樣的住處。」

當這麼說時,尊者目犍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什麼情形,簡要地[說],是渴愛之消滅而解脫、畢竟究竟、從束縛究竟安穩、究竟梵行、究竟終結、人天最上的比丘呢?」

「目犍連!這裡,比丘聽聞:『一切法都不值得執著。』目犍連!當比丘聽聞:『一切法都不值得執著。』時,他自證一切法;證知一切法後,他遍知一切法;遍知一切法後,凡感受任何受: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他在那些受上住於隨觀無常、住於隨觀離貪、住於隨觀滅、住於隨觀斷念。

當他在那些受上住於隨觀無常、住於隨觀離貪、住於隨觀滅、住於隨觀斷念時,他在世間中不執取任何事物,不執取則不戰慄,不戰慄就獨自地證涅槃,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目犍連!這個情形,簡要地[說],是渴愛之消滅而解脫、畢竟究竟、從束縛究竟安穩、究竟梵行、究竟終結、人天最上的比丘。」